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中灣尋余庚陽墓地記

2017-8-22 8:44:29 阅读62 评论0 222017/08 Aug22

丁酉潤六月之晦,坐煥錦車之黃歇口鎮中灣村。清同州府知府、三原縣令、詩人余公庚陽之故里也。余氏族裔振家、明城、祖高等接待之。祖高者,庚陽公之六代嫡孫也。談及公之墓,竟非關修路,乃土吏乙卯平墓所為也。時棺木被毀,冠帶粉舄為土吏所得,墓志銘為縣博館所得,公之尸骨散落,祖高乃隨土掩埋之。乃看墓舊地,位於新築農舍之後,無碑無封,惟豆藿蓁蓁,西風蕭瑟耳。吾謂祖高曰:吾購棺木,汝斂公之尸骨,重尋一閑處埋之,可乎?祖高諾之。在秦中為官三十年,政事文學,卓有聲稱,死後竟淒涼如此,天下有斯理乎?記訖,為之淚下。

作者  | 2017-8-22 8:44:29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余庚陽《池陽吟草》序

2017-8-19 8:39:58 阅读132 评论0 192017/08 Aug19

在熇熱難熬的丁酉夏天,也正好是在武漢大方學校教書的一個間隙,回到監利,我續完了《池陽吟草》、《池陽續草》點校注釋,鬆了一口氣。

我是從出版社友人那里,知道監利有此三本書的。至於作者,余庚陽葵階先生,我是從小就知道了。老輩人都稱他為余庚陽老爺。我的岳丈余樂灝大人,常跟我們講起余庚陽老爺。因為他們差不多是十代內的同宗。

岳丈說,余庚陽老爺小時很苦,八歲赤足放牛,每次路過私塾門口,都不忍離去。塾師說,你想讀書嗎?小余庚陽連連點頭說,想。塾師說,那你跟得上同齡孩子的課程嗎?小余庚陽說,他們不是讀到了《孟子·離婁上》嗎,孟子曰: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師曠之聰,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於是小余庚陽琅琅背誦,有如春江出峽、除夕燃鞭。

塾師大驚、流淚,他把瘦小寒冷的余庚陽摟在懷里,久久捨不得鬆開

作者  | 2017-8-19 8:39:58 | 阅读(13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注余葵階前賢《池陽吟草》有感

2017-8-14 20:17:46 阅读56 评论0 142017/08 Aug14

溽暑注書非為貧,黃沙揀盡始合金。

一行一字商量意,半讀半哦夫子心。

常愧康成不二筆,徒生子美弗勝簪。

詩魂十載池陽客,總使容城淚滿襟。

作者  | 2017-8-14 20:17:46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寒熱吟

2017-8-14 7:01:59 阅读11 评论0 142017/08 Aug14

瘧疾忽相親,夜間寒熱身。蓋被厚一尺,如在泗水濱。大汗復淋漓,胸背烈火焚。吾婦為調理,抱襆久紛綸。之街貿仙藥,一丸竟建勛。食粥盡二簋,眉目自生春。問君有何事,可為攖龍鱗。

作者  | 2017-8-14 7:01:59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秋雨不眠曲

2017-8-12 5:06:58 阅读92 评论0 122017/08 Aug12

萬里秋雨夜綿密,沉沉如鼓久不息。我聽秋雨不敢眠,任由蕭瑟嚴相逼。子鼠靜無由,魚目仍歷歷。千迴百轉竟何事?翻江倒海覓憂戚。古今憂戚今何在?一江春汛滾滾向東來。南唐已死猶未死,秀夫抱昺有餘哀。明季偌個識字客,亂草荒鴉久徘徊。何懼秋雨劈頭急,且攜豪情鶴觴登高臺。昨日白髮來種種,隨風飄舞助英勇。化成糞壤真吾求,君不見西風殘照漢家冢。平地洶湧三千丈,駕吾一葉盪長槳。借將秋雨作和聲,舟艋舟尾聞奇響。非關蕭瑟意,平生我自醉。莊周忽相邀,但見蝴蝶栩栩飛雲霄。

作者  | 2017-8-12 5:06:58 | 阅读(9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炎暑不曾難腳印,呼之即答倏然臨。

霽顏見我三分月,濃笑看佗一片心。

故里人情風打雨,客鄉事物瑟牽琴。

勸君莫作傷心嘆,明日黃花總是金。

作者  | 2017-8-11 13:10:29 | 阅读(8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監利街市記

2017-8-9 13:07:31 阅读164 评论4 92017/08 Aug9

監利之街市樹瘦塵肥,一無趣味。尤可笑者,街常無街名,巷常無巷名,父老稱某地,頗以“後頭”、“後街”呼之。客人乍至,不知身在何所。店名則追風逐月,朝令夕改,故監利至今無老字號。余居三十六年,竟無一景一色可堪回味者。乘月步監利街上,荒涼如水,悶悶欲死。嘗口占云:詩心見欲死,月下照又來。無處覓好句,孤影幾徘徊。未知去之十年,吾能作莼鱸之想乎?

作者  | 2017-8-9 13:07:31 | 阅读(164) |评论(4) | 阅读全文>>

徐娘蓮蓬記

2017-8-7 6:42:36 阅读194 评论0 72017/08 Aug7

吾愛食蓮蓬,雖味不如昨,然如昨者昨矣。婦每日貿十枚饋書齋,伴書中食,是其樂也。今立秋,晨過青龍之巷,見屠沽紛然,乃駐蹕入之。竟大可供觀。赤椒白藕,紫茄金瓜,冉冉引領秋色;而坐賈提販,土父商婦,亦各逞韻致。然不見鬻蓮蓬者。踅入東市,始覿大橐,倚壁而立,累累皆是也。未見主人。躊躇間,見一徐娘,騎三輪斜馳而入,一廂蓮蓬,可四五橐,青翠欲流。至壁,車止,四體汗滴。問賣乎?曰吾生意者,克不賣乎?其眉目清晰,身骨中格,執衡納蚨,應接裕如。吾思之,其在廊廟,則江青氏其人也;其在銀屏,則胡蝶氏其人也;其在講席,則于丹氏其人也;其在乒乓,則何智麗氏其人也;其在公仆,則宣傳部長氏其人也。其在鬻蓮蓬,則名不見著,徐娘其人也。然不辭勞劬,自食其力,以汗換蚨,比之江青氏胡蝶氏于丹氏何智麗氏宣傳部長氏,又何不及哉!乃回齋而書之。荊南楝翁記於丁酉立秋之卿輪齋

作者  | 2017-8-7 6:42:36 | 阅读(19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賀李平公子登龍歌

2017-8-5 11:48:09 阅读124 评论0 52017/08 Aug5

虎父豈能生犬子,今日武漢賀橋梓。得見虬龍作飛飛,大江借與萬斛水。雲中見龍不見爪,羲和駕禦向萬里。我作詩歌老無力,克邀李賀假詩筆。公孫大娘劍且舞,李憑中國奏觱篥。齊賀公子登龍榜,隴西堂上甜如蜜。鶴觴舉來我奈何,且請彥昌飲婆娑。彥昌飲即吾亦飲,吾之同床唯有佗。

作者  | 2017-8-5 11:48:09 | 阅读(1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讀史一得

2017-8-3 6:47:36 阅读101 评论0 32017/08 Aug3

余讀《宋史朱熹傳》,廢書而歎。其疏上慷慨激烈,廣言朝政之利病;議論橫闔,多訾群臣之卑私。且謂上云:“莫大之禍,必至之憂,近在朝夕,而陛下獨未知之。”上覽之大怒曰:“是以我為亡也。”亡者,亡國之君也。余讀至此,手心為汗。若一二近習之臣,媒孽其短,密行蠱惑,朱熹危矣。而熹幸生于宋,宋生失職之臣,然亦不少諍諫之士。疏上未久,金陵守陳俊卿過闕入見。上問何事?對曰:“欲薦朱熹也。”上未語。居無何,宰相趙雄復言于上曰:“士之好名,陛下疾之愈甚,則人之譽之愈眾。無乃適所以高之,不若因其長而用之。彼漸當事任,能否自見矣。”陳俊卿薦之在前,趙雄言之在後,是上之聽聰未蔽欺也,故上以為然,除熹提舉江西常平茶鹽公事。余讀至此,囅然而笑,彈冠而喜。天生朱熹,人得而擠排之、訾毀之;天生朱熹,人得而引援之、擢置之,則其局面,不啻天壤。世有朱熹,乃天生地造人設之功,其一之力,豈可忽忽也哉!

作者  | 2017-8-3 6:47:36 | 阅读(10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湖北省 荆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