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归有光传.又失妻儿(9)  

2013-12-22 09:50:11|  分类: 归有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嘉靖二十七年(1548),对有光来说是最为黑暗的一年。这年冬天他的十六岁长子夭殂。长子名子孝,原名曾羽孙,魏氏所出。说来子孝真是苦命,才出生不足三个月,母亲魏氏就死了,故字中带孝字。可怜魏氏病革,放不下的就是一双儿女,时口不能语,唯戟二指以示有光,数言二儿。

因子孝从小失怙,故有光最怜此儿,不甚督课。然此子聪明异常,不待督课而自刻苦,对三史尤其爱好。本纪列传,即使父亲不教,亦能自己解读。有学生来问疑难,适逢有光不在,问者一般会留下字条。有光见字条题,就先讲给子孝听,然后令子孝口传给问疑者,艰深复杂的学问,子孝居然能侃侃而谈,一字不漏。人皆谓归氏有子矣。有光每一篇著成,则持去忻然朗诵。有光病,日令子孝在卧榻前诵《离骚》,高低宛转,音声琅然,有光病就轻松了许多。

子孝不仅聪明,而且心地善良,懂事。一天,有光讲课到很晚,天寒日西,诸学者尚未晚饭,有光使人通知王氏主中馈,安排学者晚饭,王氏则告之说,子孝早已告诉我准备饭食,现在饭菜已经熟了。有个湖南人来有光这里读书,贫甚,子孝时造其室视食饮,殷勤慰藉,其人感动得流泪。有光购买妻兄的“世美堂”,款已全付而妻兄总不给房子。有光有时埋怨几句,子孝就劝父亲:阿舅舍大宅而居小宅,心里总有几分不舒服,大人当怜悯理解阿舅,而不要多说。有一次,有光误笞一人,子孝上前为被笞者辩解,有光始不解,后来才后悔。笞者闻子孝死,大哭。

冬月,魏家外祖母死,有光令子孝前去吊唁。子孝身段美好,姿容粲然,见者无不惊讶,以为潘郎再世。外祖母尚未入土,子孝忽染沉疴。有光全家赶过去,晚上守在子孝身边。子孝对有光说,大人,您身体不好,不要为我而不睡呀。又说,吾母不要哭我,我母羸弱,今已三哭我了。又数对有光说,快携我还家。有光说,儿啊,你现在不能动。百般延医,但回天无力,子孝还是死了,死时年仅十六岁。

有光人生艰难,儿子子孝是一大寄托。现在子孝夭殂,有光如万箭穿心,抱尸悲号,数度昏厥。葬儿毕,蘸墨和泪作《亡儿曾羽圹志》。有光以文当哭:“不意余之不慈不孝,延祸于吾儿,使吾祖、吾父垂白哭吾儿也。吾儿之亡,家人无大小,哭尽哀。今母之党,皆哭之愈于亲甥。其与之游者,相聚而哭。······呜呼!孰无父母妻子?余方孺慕,天夺吾母;知有家室,而余妻死;吾儿几成矣,而又亡。天之毒于余,何其痛耶?”

其后一年,有光在吴淞江畔建思子亭,作《思子亭记》:

震泽之水,蜿蜒东流为吴淞江,二百六十里入海。嘉靖壬寅。予始携吾儿来居江上,二百六十里水道之中也。江至此欲涸,萧然旷野,无辋川之景物,阳羡之山水;独自有屋数十楹,中颇弘邃,山池亦胜,足以避世。予性懒出,双扉昼闭,绿草满庭,最爱吾儿与诸弟游戏穿走长廊之间。儿来时九岁,今十六矣。诸弟少者三岁、六岁、九岁。此余平生之乐事也。
十二月己酉,携家西去。予岁不过三四月居城中,儿从行绝少,至是去而不返。每念初八之日,相随出门,不意足迹随履而没,悲痛之极,以为大怪无此事也。盖吾儿居此七阅寒暑,山池草木,门堦户席之间,无处不见吾儿也。葬在县之东南门,守冢人俞老,薄暮见儿衣绿衣,在享堂中,吾儿其不死耶!因作思子之亭。徘徊四望,长天寥廓,极目於云烟杳霭之间,当必有一日见吾儿翩然来归者。

以记当哭。复以诗当哭。在与友人沈敬甫诗及书说:“二诗乃哭耳,不成诗也。昨见诸友,多欲为仆解闷者。父子之情已矣,惟此双泪为吾儿也,又欲自禁耶?”

王氏哭死,死而复苏。王氏本有旧疾,因哭而复作。就在儿子子孝死后第三年,即嘉靖三十年五月,王氏思儿过度,竟也不幸死去。

续妻王氏与有光同甘共苦十七年。王氏贤惠慈爱,勤劳俭朴,操持家务,内外井然。视魏氏子女如己出,爱有光胜过爱自己。王氏逝世的前一年秋,即庚戌秋,有光第四次落第,从陆道旬日回家。时芍药花盛开,王氏置酒食相问劳。有光说,我没有考中,你不觉得遗憾吗?王氏说,夫君,我正想和你一起去鹿门采药隐居,有什么好遗憾的呢?鹿门,山名,在湖北襄阳东南。鹿门采药用庞公典。据《后汉书·逸民传》载,庞公与妻子相敬如宾,屡次拒绝刘表的征召,后携其妻子登鹿门山,采药不反。王氏虽为女流,却勤读书史,对史书典故了如指掌。王氏是在用典劝慰夫君啊。

不久,张文毅公逝世。文毅公名张治,湖南茶陵人,经常向人推奖有光文章,谓为贾、董再生。丁未庚戌两科正是文毅公主试南宫。见有光不第,文毅公整天不乐。他对客说:“吾为国得士三百人不为喜,而以失一士为恨。” 文毅公堪称有光的知己,文毅公逝世消息传来,有光哭之悲恸,王氏亦泪下,说:“世无知君者矣,然张公负君耳!”妻子的话如在耳边,然而人却化为烟云。有光泪流滔滔,视力大受影响,几乎不能看书。

有光思妻太切,请人画妻像,并作《王氏画赞并序》:

余妻太原王氏,嘉靖三十年五月二十九日卒。余哀念之至,恨无善画者。因记唐人有云:“景暖风暄,霜严冰净。”此为吾妻画也。又流涕诵杨子云之词云:“春木之芚兮,援余手之鹑兮。去之百岁,其人若存兮。”
  后二月,门人许进士使其弟来画。余口授之,许默然良久,为作此画。家人见之,莫不悲恸。以示诸姨,皆流涕。小姨以为真是吾姊,但不言耳。然如余所称杨子云、虞伯施语,未能画也。涕泣而为作赞曰:
        哀窈窕,思《关雎》。杳不见,乘云霓。堕明月,遗轻裾。风萧萧,惨别离。来陈宝,景帝珠。何珊珊,是耶非?

嘉靖三十一年壬子(1552)冬有光计偕北上,雪夜宿句苗道中,梦王氏来,两相依依。王氏还是老样子,鬓发上满是劳作的汗珠,一脸的美笑。有光上前握王氏的手,王氏的手那般柔软温暖,然而一梦醒来,四壁皆空。

有光于嘉靖四十四年乙丑(1565)中进士,后曾上《请敕命事略》,先为父亲请封,后为二故妻魏氏、王氏请封。有光叹息道:“生平于世无所得意,独有两妻之贤,此亦释家所谓随意眷属者也。”有光写道:“今蒙恩封赠,例当封妻前一人,与最后一人,而恩诏乃许移封。今妻费氏,亦愿推让王氏,则壤泉之下,亦被希世之旷典矣。”后来例改,不准移封,仍封费氏,有光总觉耿耿于怀。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