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车站别儿记  

2013-03-30 05:29: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儿送吾与妇适广州南站。为购车票寄与行李毕,乃数度叮咛而别。儿渐行渐远,吾与妇企而望之,直至不见。忽思吾母送吾时,每颠踬小足而远送之,吾劝母回,母曰:“母老矣,不知见儿何日?”今母墓木已拱,至此念及,则不知涕泗何从也。妇见吾涕,乃强笑曰:“儿在广州皆安好,君何效儿女一至于斯乎?”吾曰:“非念儿也,盖思吾母送吾时景也。”言讫大恸,妇亦泪洒之。

翡翠楼阳台记  
癸巳仲春既望之二日,余挈妇居广州翡翠楼。楼之外有阳台,台之外有山,去咫尺焉。山皆绿树,高者低者,浅者深者,明者幽者,形如绣堆,无一罅隙。晨方质明,余携一壶一椅坐于台上,遗世独立,两不厌久之。妇曰:“景虽乐好,然非君所有,君何一溺至此乎?”吾曰:“汝何必言有?吾汝之生于世,所有者何?吾此日坐台之上,台即为吾所有;吾身之所适,即吾之所有者也。舍此之外,何物归汝我乎?”妇无言,吾悠然而望,听鸟鸣上下,山虫揖揖,曾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