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楚居》  

2013-05-10 13:10:00|  分类: 楚国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篇首三段,分别叙述季连(《史记?楚世家》、《世本》中记载的楚人先祖,是颛顼的玄孙)、鬻熊(商末周初时期楚人首领)、熊绎(西周成王时期楚国的始封君,鬻熊曾孙)的传说。
《楚居》原文:“ 季连初降于隈山,抵于空穷,前出于乔山,宅处爰波。逆上洲水,见盘庚之子,处于方山,女曰妣隹 (音zhui)……季连闻其有聘,从及之盘 (泮),爰生 妲伯、远仲。游徜徉,先处于京宗。”
《楚居》中的季连,简文中讲他降生于隈山(即今湖北郧山),与 《国语 ·周语上》 “昔夏之兴也,融 (祝融)降于崇山”相类,足见季连作为楚人先祖在楚人心目中是有神性的。
简文云季连 “见盘庚之子……女曰妣隹”,盘庚即迁都于殷的那位商王(约公元前1300年之后在位):“盘庚之子”与 《帝系》“滕奔氏之子”、“竭水氏之子”等同例,不是“儿子”的意思,而是指女儿,可能是商王盘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处于方山”一带的某位方国君长。而季连则娶了她名叫“妣隹”的女儿。而妣隹是盘庚的孙辈。按商王世系,“盘庚之子”和商王武丁(盘庚之弟商王小乙之子,前1250年—前1191年在位)同辈,则妣隹同商王祖庚、祖甲同辈。由此可推知,作为迎娶妣隹的楚人首领季连也应该与商王祖庚、商王祖甲处于同一时代(约前1190年—前1155年),与颛顼所处的五帝时代相隔一千多年,所以《史记》、《世本》中关于季连是颛顼玄孙的说法显然是附会。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据 《诗 ·商颂》的 《殷武》篇,商王武丁曾 “奋伐荆楚,泵人其阻,裒荆之旅”,而殷墟甲骨卜辞也有当时南征的记录。这一时期商朝的势力影响及于南方这一带地区,应该就是《楚居》中记载的季连娶商王盘庚孙女妣隹传说的背景。
《楚居》简文说,季连听说妣隹受聘出嫁,火急追赶, “及之盘”, “盘”通 “泮”,即水滨。于是以之为妻(由此看来季连这是强娶。。。),生了纽伯、远仲两个儿子,这是楚世系的直接源头。后来的楚君都出自妣隹,这正是她被

《楚居》原文:“穴畲(熊)迟徙于京宗,爰得妣殴……乃妻之,生侸叔、丽季。丽不纵行,溃自胁出。妣贼宾于天,巫并该其胁以楚,抵今日楚人。”
《史记 楚世家》则说:“季连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后中微,或在中国,或在蛮夷,弗能纪其世。 周文王之时,季连之苗裔日鬻熊。鬻熊事文王。”《大戴礼记补注》已指出:“鬻熊即穴熊,声读之异,史误分之。”近年由于包山简和葛陵简先后发现,大家看到其间祭祷的 “楚先”(楚人先祖),于 “老童(颛顼之子卷章)、祝融(卷章之子重黎、吴回的称号)”之后或为“嫱含 (鬻熊)”,或为 “穴含 (熊)”,多认为穴熊、鬻熊当是一人。现在看 《楚居》,穴熊之下就是丽季,即《楚世家》中记载的鬻熊之子熊丽,证实了穴熊即鬻熊之说。
既然季连与商王祖庚、祖甲同世,他的儿子妲伯、远仲与商王廪辛、康丁同世,那么穴熊即鬻熊乃和商王武乙(前1147年—前1113年在位)同辈,可以活到商王文丁、帝乙之时,他事于周文王,如《世家》引楚武王所说为周文王师,从时代来说,是正合适的


简文说鬻熊娶京宗地方的女子,称作妣殴(戤),其子有侸叔、丽季,然后专门讲了丽季(即熊丽)诞生的故事。熊丽自胁而出(应该是难产,这是夸张说法),以致妣殴( 戤)“宾于天”,即死亡。有巫者把她的遗体裂开的胁部,用荆条缠合起来。鬻熊、熊丽都居于京宗,简文还说, “至熊狂(熊丽之子,熊绎之父)亦居京宗”。今学者对照葛陵简的 “宅兹雎漳”,推想出“京宗”所在的范围。《墨子 ·非攻下》: “昔者楚熊丽始讨此雎山之间。” “讨” 《说文》训为 “治”,可知熊丽是在雎山(即“景山”)一带,所以京宗之名有可能与 《中山经》的景山有关。 《水经·沮 (雎)水注》: “沮水出汶阳郡沮阳县西北景山,即荆山首也。”《读史方舆纪要》云景山在湖北房县西南二百里。京宗得名疑即与该山有关。

《楚居》原文:“至酓(熊)绎与屈紃,使若嗌卜徙于夷屯,为楩室,室既成,无以内之,乃窃鄀人之犝以祭,惧其主,夜而内尸,抵今曰夕,夕必夜。至酓只(《史记 楚世家》中作“熊乂”)、酓[舟旦](《史记 楚世家》中作“熊[黑旦]”)、酓樊(《史记 楚世家》中作“熊胜”)及酓赐(《史记 楚世家》中作“熊杨”)、酓巨(《史记 楚世家》中作“熊渠”),尽居夷屯。”
值得注意的是,《楚居》记载“至酓(熊)绎与屈紃”;可见这个“屈紃”是和熊绎并列的楚人首领,于史无考。楚国后来的屈氏,据《世本》、《楚辞 ·离骚》王逸注,源于楚武王之子屈瑕,食采于屈,因以为氏,时代要晚得多。可能屈紃之屈氏并非后来春秋时期楚国的屈氏,这暂且存疑。
《楚居》载熊绎徙于夷屯,对照《史记 楚世家》:“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 看来“夷屯”就是丹阳。《楚居》简文明确说自熊绎一直到熊渠 “尽居夷屯”,这对论断该地的地理方位非常重要。
《楚居》原文:“酓巨(熊渠)徙居发渐。至酓辥、酓挚居发渐,酓挚(熊挚)徙居旁屽,至酓延(熊延)自旁屽徙居乔多,至酓甬(熊勇)及酓严(熊严)、酓相(熊霜)及酓雪(熊霜之弟)及酓训(熊徇)、酓咢(熊咢)及若敖酓义,皆居乔多。
熊渠(《楚居》中的“酓巨”)约当周夷王、周厉王时期(约前870年—前850年)。《楚世家》:“熊渠生子三人。当周夷王之时,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乃兴兵伐庸、杨粤,至于鄂。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及周厉王之时,暴虐,熊渠畏其伐楚,亦去其王。”
庸国在湖北西北部竹山县;杨粤,约在今湖北省中部潜江扬水地区。可知当时楚人得以有机会向西北和东南部发展。其发展似是先伐庸,而后东迁至发渐。继之伐杨粤,然后伐鄂。但显然熊渠所封三子恐怕未见得即是封于已保有之地,而很可能是遥封,即封于欲得之地。显然,熊渠虽伐庸,但未能灭庸,那么后面的杨粤、鄂,恐怕也都是未获之地,以此故,推测三子的句亶王、鄂王、越章王完全可能仅是头衔而已。
熊渠迁都于发渐,有学者之指出,“发渐”似即清发。春秋时期有清发水,即今湖北省安陆市境内涢水。熊渠所迁的“发渐”疑是指清发水源头的大洪山

“至酓辥、酓挚居发渐,酓挚(熊挚)徙居旁屽,至酓延(熊延)自旁屽徙居乔多”句中的“酓辥”不见于《史记 楚世家》、《世本》记载。《史记 楚世家》记载,熊渠长子熊毋康早卒,中子熊挚红即位,接替熊挚红即位的则是熊渠少子执疵(即位后改名熊延)。
《史记》所言熊渠、熊毋康(康)、熊挚红(红)、熊延之间的关系混乱,历来纷纭莫辨。《史记》索隐:“熊渠卒,子熊翔立,卒,长子挚有疾,少子熊延立。”有学者指出熊翔即熊康,亦即简文之酓辥。翔、康、辥古音并近,翔、康为阳部字,辥为月部字,阳、月通转。熊毋康并非早死不得即位,而是即位之后不久就死去了。《史记》索隐中所说“熊挚为熊翔(熊毋康)之子”与《世本》不合,当是误将前文熊毋康之弟熊挚红当作其子。从《楚居》篇看来,熊毋康与其弟熊挚红皆曾即位。
《左传》记载,熊挚红即位之后患上恶疾,无法理政;因此熊挚红出居夔地,其后代遂为夔国(今湖北省秭归县东)。楚人立熊挚红之弟,熊渠少子执疵为君,是为熊延。《左传僖公二十六年》:“夔子不祀祝融与鬻熊,楚人让之,对曰:我先王熊挚有疾,鬼神弗赦,而自窜于夔,吾是以失楚,又何祀焉?”这里夔国国君说自己祖先熊挚是“自窜于夔”,可见熊挚红是自动逊位,而熊延只是代立。
“酓挚(熊挚红)徙居旁屽”,学者考证“旁屽”当是今湖北房县地区,并推测自熊渠伐庸后,房县一带一度为楚所据有,所以熊挚红才能由房县地区自窜于夔(秭归)。由此或可认为,自熊渠短暂的扩张之后,楚的势力并未得到太多的加强,至其子熊挚红实际上是退回荆山地区了。这一点,于传世文献亦可有所印证,如《左传·昭公二十三年》:“无亦监乎若敖、蚡冒至于武、文,土不过同。”《史记·楚世家》:“(楚文王)十一年,齐桓公始霸,楚亦始大。”等等,皆可以说明此前的熊渠所伐诸地,都只是短暂的进攻,并没有使各地区真正成为楚的势力范围,否则以丹阳至于东鄂的偌大地域,将足以与周王室相抗衡,恐无需言“土不过同”,也无需至楚文王时才是“楚亦始大”了。
“至酓延(熊延)自旁屽徙居乔多。”
学者考证“乔多”即荆山东北的骄山地区,在荆山东北,襄阳市南部,与邓国隔江相望。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迁徙成为了楚人由山地到平原化的转折点,也是楚人发展壮大的始点。

“至酓甬(熊勇)及酓严(熊严)、酓相(熊霜)及酓雪及酓训(熊徇)、酓咢(熊咢)及若敖酓义,皆居乔多。”
《楚居》简文中的“酓甬”及“酓严”,即《楚世家》之熊勇(前847年—前838年在位)和熊严(前837年—前828年在位)。《史记 楚世家》:“熊延生熊勇.熊勇六年(前841年),而周人作乱,攻厉王,厉王出奔彘。熊勇十年卒,弟熊严为后。熊严十年卒。”
“酓相”、“酓雪”及“酓训”,即《楚世家》之熊霜、熊雪和熊徇兄弟三人。楚君熊严去世后,长子熊霜即位(前827年);熊霜于前822年去世后,他三个弟弟熊雪、熊堪、熊徇争夺君位长达一年,结果熊雪被杀;熊堪出奔于濮;熊徇最终胜出。《楚居》简文中提到熊雪,可能是因为他在短时间内夺取过君位,不过很快又被杀。
《楚世家》:“熊严有子四人,长子伯霜,中子仲雪,次子叔堪,少子季徇。熊严卒,长子伯霜代立,是为熊霜。熊霜元年(前827年),周宣王初立。熊霜六年卒(前822年)。三弟争立。仲雪死;叔堪亡,避难于濮。而少弟季徇立,是为熊徇。二十二年(前800年),熊徇卒。”

至于熊严第三子熊堪在君位之争中败北,出奔濮地之事,《国语·郑语》有这样一段记载:“夫荆子熊严生子四人:伯霜、仲雪、叔堪、季徇。叔堪逃难于濮而蛮,季徇是立,薳氏将起之,祸又不克。”这里可以看出,楚国薳氏一族在这场君位争夺中支持了熊堪,熊堪败北出奔后,薳氏一族似乎遭遇新君熊徇沉重打击,以致长期不振。直到楚武王时期,薳氏一族的薳章为行人,出使随国(前706年),薳氏才有复苏迹象。《世本》记载薳氏一族出自蚡冒(熊眴,楚武王熊通之父,《史记》误记为楚武王之兄),这属于误记,因为从《国语》这段记载来看,早在仲雪、叔堪、季徇三兄弟争位时(前822年)薳氏一族就已经存在。
熊徇去世后,其子熊咢即位(前799年),学者据《楚居》文例(兄弟之间用“及”连接)推知熊咢与其后即位的熊仪(即若敖,公元前790~前764年在位)是兄弟关系,并非《史记》记载的父子关系。


《楚居》原文:“若敖酓义(熊仪)徙居鄀,至焚冒酓帅(蚡冒熊眴)自鄀徙居焚,至宵敖酓鹿(熊坎)自焚徙居宵,至武王自宵徙居大,焉始称王,祭祀致福。”
若敖(熊仪)当周幽王时期,周室混乱。若敖十八年(前773年),郑桓公谋迁,问于史伯,依《国语?郑语》记载,当郑桓公问“南方不可乎?”之时,史伯回答:“天之所启,十世不替。夫其子孙必光启土,不可逼也。……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芈姓夔越不足命也。蛮芈蛮矣,唯荆实有昭德,若周衰,其必兴矣。姜嬴荆芈,实与诸姬代相干也。”可见若敖(熊仪)在位时楚国开始兴盛,为时人所见。而彼时周室已衰,其势不足以迫楚,乔多因此也就不再是需要固守之地。若敖在此时攻灭鄀国(河南省淅川县西南丹江左岸)并迁都于鄀,确保了对整个汉水中下游地区的控制,其战略发展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
《史记 楚世家》记载,若敖去世(前764年)后,即位的是其子宵敖熊坎,宵敖熊坎去世后即位的是其子蚡冒熊眴。《世本》、《古今人表》等并以为霄敖是若敖之子,蚡冒之父,误。据本篇简文,可知世系是若敖—蚡冒—宵敖—楚武王。即蚡冒熊眴是若敖之子,宵敖熊坎是蚡冒之子,而楚武王熊通则是宵


《左传·宣公十二年》记载:“训以若敖、蚡冒,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可见若敖熊仪、蚡冒熊眴这两代国君为后来楚武王僭号称王打下了基础。《国语·郑语》记载:“及(周)平王末,楚蚡冒于是乎始启濮。”《左传·文公十六年》也记载:“先君蚡冒所以服陉隰也。”百濮此时大致在襄阳市东北的汉水中游地区,有学者认为所居之地合言隰,则陉隰似当是指武当山东部延至汉水南岸这一地区。蚡冒能击败百濮,开拓此地区,也说明了楚人此时已基本脱离山居环境而较适应平原和湿地了。蚡冒之“蚡”又作“焚”,当与粉水有关,粉水入汉水处名粉口,在今湖北谷城县地区,故推测此蚡冒所迁之“焚”地或即在谷城县地区。


蚡冒去世后,其子“宵敖酓鹿(熊坎)自焚徙居宵”。“宵”位于今湖北的荆门市北,宵地大致为宵敖时期楚疆之南界。杜预注《左传》以蚡冒熊眴为楚武王熊通之父,与《楚居》一致。那么宵敖则是楚武王之兄。《史记》记载:“蚡冒弟熊通弑蚡冒子而代立,是为楚武王”,这里的“蚡冒”当属误记,应作“宵敖”。也就是楚武王杀了兄长宵敖之子自立为君(前741年),不过也有学者认为楚武王杀害的是其兄宵敖本人。
若敖的迁鄀,为楚武王的东进奠定了基础。蚡冒的启濮,则为楚武王的北进奠定了基础。楚武王三十七年(前704年),正式僭号称王,并迁都于大(又称“大郢”),大郢当即在今湖北钟祥县冷水镇
《楚居》原文:“至文王自疆郢(大郢)徙居湫郢(今湖北钟祥县北偏西的汉水东岸),湫郢徙居樊郢(今湖北襄阳市樊城),樊郢徙居为郢(今湖北荆州市荆州区),为郢复徙居大郢,焉改名之曰福丘。”
楚文王所伐灭的诸国有申、息、缯、应、邓、厉、贰、蓼、州,大致分布于楚之西北至楚之东这个范围,若与《楚居》篇中的楚文王徙居过程相对应的话,自徙居樊郢(今湖北襄阳市樊城)时灭申、息、缯、应、邓,徙居居为郢(今湖北荆州市荆州区)时灭厉、贰、蓼、州,然后还居大郢(今湖北钟祥县冷水镇地区),改名曰“福丘”。

《楚居》原文:“至堵敖自福丘徙袭鄀郢。至成王自鄀郢徙湫郢,湫郢徙袭为郢,为郢徙居睽郢。至穆王自睽郢徙袭为郢。”
堵敖即熊囏,楚成王之兄,前675年—前672年在位,堵敖即位之前,阎敖之族为乱,巴人乘乱攻楚。故堵敖即位后由福丘迁至鄀郢(今湖北宜城东南),《史记·楚世家》:“堵敖欲杀其弟熊恽,恽奔随,与随袭弑堵敖代立,是为成王。”彼时堵敖与楚成王皆尚幼,诸事似多出于令尹子元所为。
楚成王即位后,从鄀郢迁都湫郢(今湖北钟祥县北偏西的汉水东岸),后来又从湫郢迁都为郢(今湖北荆州市荆州区),公元前634年,楚成王使成得臣、斗宜申帅师灭夔(今湖北秭归),不难看出,很可能就是楚成王徙居为郢,然后灭夔,灭夔之后置其为睽郢。楚穆王弑父即位后,又回到为郢。
《楚居》原文:“至庄王徙蓝郢,蓝郢徙居同宫之北。若敖起祸,焉徙居承之野,承之野袭为郢。至共王、康王、嗣子王皆居为郢。至灵王自为郢徙居秦溪之上,以为处于章华之台。景平王即位,犹居秦溪之上。至昭王自秦溪之上徙居美郢,美郢徙居鄂郢,鄂郢徙袭为郢。阖庐入郢,焉复徙居秦溪之上,秦溪之上复徙袭美郢。”
楚庄王徙居的“蓝郢”在今湖北钟祥县西北的胡集附近,楚庄王元年(前613年),令尹成嘉、太师潘崇帅师伐舒蓼,留守的公子燮因求令尹而不得,遂与斗克乘机作乱,挟持了楚庄王,拟前往商密,庐戢梨与叔麋用计诱杀斗克及公子燮,救出楚庄王。楚庄王或即因此乱而徙居于蓝郢。,公子燮作乱后两年,楚国即逢大饥荒,庸人帅群蛮、麇人帅百濮临于襄阳。楚庄王即位的三年间,日夜为乐,不务政事,此时居于蓝郢,惧而欲迁至阪高,赖孙叔敖之父蒍贾的谋略才得以灭庸解困。此后连年伐宋,与晋争强,更问鼎于周室。“若敖起祸,焉徙居承之野”说的是前605年的斗越椒(若敖氏)叛乱,“承之野”即《左传》中的“烝野”,为今襄阳市沿岸的冲积平原,所以《左传》下文才会说楚王与斗越椒“战于皋浒”。平定斗越椒之乱后,楚庄王重新回到为郢

楚庄王之后的共王、康王、嗣子王(即郏敖熊麇,被其叔父王子围绞杀,王子围即位为楚灵王)皆居为郢。楚灵王即位后,楚与吴争强于淮河流域,故在楚灵王六年(前535年),灵王从为郢迁居到乾溪(即秦溪,今安徽亳州市东南七十里),大兴土木,建顷宫、章华之台。依据《晏子春秋·景公为邹之长涂晏子谏第七》:“昔者楚灵王作顷宫,三年未息也;又为章华之台,五年又不息也;乾溪之役,八年,百姓之力不足而自息也。灵王死于乾溪,而民不与君归。”可知顷宫、章华之台与乾溪之役,令百姓皆有叛心。而伐吴、灭赖、灭不羹、灭陈、灭蔡等行动,又使得楚军久劳于外。灵王又屡次侵夺楚公族诸人之利,终于酿成杀身

“景平王即位,犹居秦溪之上”,这里的“景平王”即楚平王,楚人皆称为竞(景)平王,见新蔡卜筮简及上博简《平王问郑寿》、《平王与王子木》等,也见于一九七三年湖北当阳季家湖所出楚编钟铭文。楚之景氏,为楚平王之后。楚平王时期,费无极进谮言,说太子建将与伍奢以方城之外叛。楚平王遂执伍奢,而命城父司马奋扬杀太子。太子建被迫奔宋。楚平王又杀伍奢及其长子伍尚,伍奢次子伍子胥奔吴。一系列事件为伍子胥假吴师复仇入郢埋下了伏笔。
楚昭王在秦溪之上时,吴王阖闾使徐人执掩余,使钟吾人执烛庸(掩余、烛庸为吴王僚之弟),二公子奔楚,楚昭王使掩余、烛庸居养地。并取于城父与胡田以与之,使其防备吴国。养地在安徽界首,城父在安徽亳州,胡在安徽阜阳,皆在今安徽西北部。此后楚昭王徙居美郢(今安徽金寨县地区)。吴师攻击六安、霍山一带,正是指向楚昭王所居的美郢,此后“楚师迁潜于南冈而还”,楚昭王也徙居至鄂郢(今湖北鄂州),而吴师又再次出兵围弦(今湖北潢川、光山地区),可见又是指向楚昭王所居之地。楚师无奈出兵救弦,行至豫章(今河南商城至安徽六安一带),吴师又还。几次往复,使楚师疲于奔命。
柏举(湖北麻城地区)之战(前506年),吴师大败楚师,于是楚昭王不得不由鄂郢(今湖北鄂州地区)逃回为郢(今湖北荆州市荆州区)。吴师追着楚师,在清发(今湖北涢水地区)、雍澨(湖北荆门市京山县石龙镇地区)又败楚师,五战及于为郢,楚昭王无奈西逃,涉沮漳河。吴师入于为郢,楚昭王北渡沮水,自成臼东渡汉水,经郧地而入于随(今湖北随州),吴师又回军追及,随人坚持要庇护楚昭王,楚才得以有机会等来秦师的救援。吴师退走后,楚昭王就又徙居到了乾溪,攻灭顿国(在河南项城西南)、胡国(在安徽阜阳西北)。此后楚昭王徙居美郢(今安徽金寨县地区)。


《楚居》原文:“至献惠王自美郢徙袭为郢。白公起祸,焉徙袭湫郢,改为之,焉曰肥遗,以为处于酉澫,酉澫徙居鄢郢,鄢郢徙居[司阝]吁。王太子以邦复于湫郢,王自[司阝]吁徙蔡,王太子自湫郢徙居疆郢。王自蔡复鄢。”
“献惠王”即楚惠王(楚昭王之子,前488年—前432年在位),他即位后将都城从美郢(今安徽金寨县地区)迁回“为郢”,这个“为郢”已经不是那个在今湖北荆州市荆州区的为郢了,楚惠王所徙居的“为郢”,已是鄀郢更名的为郢了,在今湖北宜城东南,昔令尹子西迁“为郢”至此(前505年),鄀郢从此改名“为郢”。白公之乱(前479年)中,鄀郢被破坏严重,故此后楚惠王徙于湫郢(今湖北钟祥县北偏西的汉水东岸),且扩建改名为肥遗。前477年,楚令尹公孙宁、吴由于、薳固在鄾地(今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击败巴国军队,楚惠王将析地赐给公孙宁作为封地。学者认为楚惠王从肥遗徙居鄢郢(今宜城市东南的郑集镇地区),或即在此年。到了楚惠王四十四年(前445年),楚灭杞。而此时越王不寿刚刚被弑,越国不能控制淮北地区,楚国东侵,扩地至泗上,楚惠王于是徙居[司阝]吁(今江苏宿迁北)。此时楚惠王年老,太子熊中(即后来的楚简王)参与执政,率领朝臣,而惠王与之分居两地,楚惠王居[司阝]吁(今江苏宿迁北),而太子熊中归于湫郢(今湖北钟祥县北偏西的汉水东岸)。不久后楚惠王徙居蔡(此时蔡国已被楚惠王所灭),太子熊中也徙居疆郢(今湖北钟祥县冷水镇地区)。楚惠王五十年(前439年),楚惠王又从蔡回到鄢郢(今宜城市东南的郑集镇地区),《墨子·贵义》:“子墨子南游于楚,见楚献惠王,献惠王以老辞。”墨子见楚惠王之事当在惠王五十年居于鄢郢之时。



《楚居》原文:“简大王自疆郢徙居蓝郢,蓝郢徙居朋郢,朋郢复于[虘阝]。王太子以邦居朋郢,以为处于[并戈阝]郢。至悼折王犹居朋郢。中谢起祸,焉徙袭肥遗。邦大瘠,焉徙居鄩郢。”
“简大王”即楚简王(前431年-前408年在位),楚简王还是太子时就居于疆郢(今湖北钟祥县冷水镇地区),即位后便从疆郢经蓝郢(今湖北钟祥县西北)徙居朋郢(在今安徽亳州市东南),这显然是为北伐攻灭莒国(今山东莒县)作的准备。灭莒成功后,楚简王也从朋郢迁回[虘阝](今河南永城县西南),此地偏北,靠近郑宋两国。简王十九年(前413年)伐魏、攻至上洛(今陕西洛南);并三度围攻宋国都城,这一系列军事行动当与此有关。楚简王从朋郢迁[虘阝]后,使太子熊当(后来的楚声王)留守朋郢(在今安徽亳州市东南),可能是为了防备越国。前408年,楚简王去世,太子熊当即位,是为楚声王。楚声王在位仅六年,社会动荡不安、国事积弊日深,楚声王犹不悟,还是继续征伐宋国,更加激化了与国内贵族的矛盾,最终为“盗”所杀(前402年)。太子熊疑即位,是为楚悼王。前400年,魏、韩、赵三国联军攻击楚国,进抵桑丘。前398年,楚悼王帅师围攻郑国国都新郑。盖“中射起祸”即在楚悼王围郑之时。楚悼王回师平乱,故居于肥遗。“邦大瘠”即疫病成灾之意,楚悼王居于肥遗后不久就爆发瘟疫,因此楚悼王徙居鄩郢(今湖北潜江县境内)。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