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2013-05-11 05:55:01|  分类: 楚国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發)

 

陳民鎮

煙台大學中國學術研究所

 

清華簡《楚居》涵攝了楚國先公時代與先王時代的許多重要信息,或證史冊之不誣,或補文獻之不逮,對研究楚先公傳說與先王史跡有重大意義。然個中尚有諸多疑啎未得澄清,筆者不揣謭陋,就《楚居》相關問題略作討論。文中多懸測之辭,祈蒙方家批評!

 

一、秉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

《楚居》簡1、2云:“女曰比(妣)隹,秉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相。”“秉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相”四字,學界未有定讞。整理者指出,秉茲,秉慈愛之德。率,奉順。相,品質。[1]孟蓬生先生認爲,“秉茲率相”卽“秉茲俊相”。[2]王寧先生讀作“秉茲類相”,認爲類相也就是是善相。[3]宋華強先生讀作“秉芷巡相”。[4]

謹按:以上諸家均提供了很好的思路。筆者以爲,“秉”與“率”對舉,二者義近,均有遵循義。若此說不誤,“茲”與“相”亦當是同類事物,“秉茲”與“率相”均強調妣隹之德。愚意以爲,“秉茲率相”或可讀作“秉慈率臧”。“茲”與“慈”通,並無疑義,楚簡習見。[5]而“相”與“將”相通,均隸陽部,上博簡《民之父母》“日逑月相”卽“日就月將”。《廣雅·釋詁一》云:“將,美也。”《詩經·豳風·破斧》曰:“哀我人斯,亦孔之將。”毛傳云:“將,大也。”《破斧》中“將”可與後文的“嘉”、“休”對勘,王引之《經義述聞》引王念孫語,謂“將、臧聲相近,‘亦孔之將’,猶言亦孔之臧耳”。按將、臧音近可通,均隸精紐陽部。上博簡《孔子詩論》述及《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大車》,“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今本作“將”,其所從“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卽“臧”字。“臧”訓美、善,《廣雅·釋詁一》亦認爲“將”有“美”義。將、臧音義均通。筆者以爲“秉茲率相”的“相”便讀作“將”或“臧”,美、善之義,與“茲(慈)”對言。“秉”與“率”均訓遵循,“秉慈率將(臧)”謂妣隹有美善之德。

筆者上述權且提供一種思路,供大家批評。另蒙程少軒先生見告,“慈”與“臧”對應不甚嚴密,“相”或可讀作“祥”或“讓”,“慈祥”或“慈讓”對應更順。

 

二、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賅亓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

《楚居》简3云:“麗不從行,渭(潰)自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脅)出,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賓于天,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賅亓(其)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脅)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以)楚。”整理者將“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賅”連讀,讀爲“幷該”,幷合包裹。[6]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將“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字改釋作“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認爲“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當讀爲“巫咸”。[7]讀書會之說可從。按巫咸係殷商著名大臣。《尚書·君奭》云:“我聞在昔成湯旣受命,時則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時則有若保衡。在太戊,時則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巫咸乂王家。在祖乙,時則有若巫賢。在武丁,時則有若甘盤。”可見巫咸地位甚爲尊隆,與伊尹等一並爲有商一代股肱大臣。下文的“巫賢”,據《孔傳》,係巫咸之子。甲骨卜辭有“咸戊”,一般認爲卽“巫咸”。在後世的傳說中,巫咸愈益被神化,在詛楚文中,“巫咸”成了“丕顯大神”。《太平御覽》七百二十一引《世本》謂巫咸係堯臣,其他《世本》佚文則謂巫咸是醫、鼓、筮的發明者。屈原的筆下,也提到“巫咸”,《離騷》云“巫咸将夕降兮”,亦爲大神,可見其在楚人心中之地位。在《楚居》中,巫咸居於上天,爲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療治,其神性不言而喻。《山海經》中《海內西經》、《大荒西經》等記載了許多“巫”的名字,其中便有“巫咸”。《山海經》中“巫”大率與醫藥有關,《山海經·海內西經》郭璞注引《世本》謂“巫彭作醫”。此處巫咸療救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並非偶然。

至於“賅”字,整理者讀作“該”,引《孔子家語·正論》王肅注:“該,包也。”謂此句意爲用荊條將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之脅纏包復合。[8]宋華強先生指出整理者引爲訓詁之證的《孔子家語·正論解》原文是“夫孔子者大聖無不該”,此“該”是指義理道德意義上的“包含”、“兼備”,不是指物質意義上的“包裹”,疑當讀爲從“其”聲的“綦”,“綦”可訓“結”。[9]謹按:整理者讀“賅”作“該”,訓“包”,文從字順,然如宋華強先生所云,“該”不是指物質意義上的“包裹”。筆者以爲“賅”當讀作“改”。郭店簡《老子·甲》21云:“蜀(獨)不亥。”今本“亥”作“改”,帛書乙本則作“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此處的“賅”或可讀作“改”,古音相近。《說文》云:“改,更也。”《離騷》王逸注亦云:“改,更也。”“改”有改易、更替之義。按“楚”係荊條,不能用以包紮。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生麗季時脅(肋骨)遭折斷,巫咸以荊條替換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的肋骨,用以療治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的傷情,“改”之謂也。根據《楚居》的敘述,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這一神奇的經歷,成爲“楚”之稱名的來源。

那麼巫咸爲何會以荊條替換妣讀清華簡《楚居》札記(二則)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的肋骨呢?這還得從先民的原始思維說起。按荊條與肋骨具有相似性,《楚居》敘及楚先公傳說的部分具有神話色彩,以荊條替換肋骨是合乎先民“互滲律”的原始思維的。“互滲(participation)律”由列維-布留爾(Lévy-Bürhl.,1857~1937)提出,其學術理論見中譯本《原始思維》一書,該書係列維-布留爾《低級社會中的智力機能》、《原始人的心靈》、《原始人的靈魂》三書的合併。根據列維-布留爾的理論,原始人的智力活動,由於是集體的智力活動,所以也有它自己特有的規律,而其第一個也是最一般的一個就是“互滲律”;在原始人中可以看到一種智力的習慣,卽通過存在物的神秘互滲使它們接近和聯合起來,以至於把完全不同的事物看作是同一的事物;互滲律也是圖騰信仰的基礎。列維-布留爾的“互滲律”理論影響深廣,得到學術界的廣泛認可。正因爲荊條與肋骨存在相似性,它們得以互滲成爲先民眼中的同一事物。明乎此,便不難理解巫咸“改其脅以楚”了。

 

 





[1]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中西書局2010年版,第183頁。


[2]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清華簡<楚居>研讀札記》(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353 ,2011年1月5日)一文下的評論。


[3]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清華簡<楚居>研讀札記》(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353 ,2011年1月5日)一文下的評論。


[4] 宋華強:《清華簡<楚居>1—2號釋讀》,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1391,2011年1月15日。


[5] 參見白於藍編著:《簡牘帛書通假字字典》,福建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9頁。


[6]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中西書局2010年版,第184頁。


[7]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清華簡<楚居>研讀札記》,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353 ,2011年1月5日。


[8]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中西書局2010年版,第184頁。


[9] 宋華強:《清華簡<楚居>“比隹”小議》,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1393,2011年1月20日。

 

 

整理於2011年5月29日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