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2013-05-12 16:45:23|  分类: 楚国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陳偉

(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

(首發)

  清華簡《楚居》有多處文字不好理解[1],4~5號簡中所記的“楩室”故事即其中一例。簡文記云:
  至酓繹與屈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思若嗌卜徙于夷屯,爲楩室,室既成,無以內之,乃竊若人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犝)以4祭。懼其主,夜而內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氐今曰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必夜。……5
  屈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整理者注釋寫道:“人名,‘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字見《集韵·諄韵》。同‘紃’。或説字從玄從勻,是雙音符字。此人與楚武王後裔屈氏無關。”這裏需要注意的是,屈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幷非楚君,不當與“熊繹”幷列。《楚居》中叙數君幷居一地時,是用“及”字相連。因而這裏的“與”疑當讀爲“舉”,舉用意。
  楩室,整理者注釋引《漢書·司馬相如列傳》云:“楩,即今黃楩木也。”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以下簡稱“復旦讀書會”)認爲:大概就是漢以後文獻和考古發現所見的“便室”、“便房”。關於“便房”的解釋,一直存在較大分歧,其中比較普遍的觀點認爲“便房”是指用楩木做的棺房,但隨著新的考古資料的發現,已經有學者糾正了這一觀點,認爲“便房”襲自先秦喪葬和虞祭制度而來,是祭祖安神,舉行祭祀活動的場所。較新較詳細的討論可參《考古與文物》2010年第3期高崇文《釋“便椁”、“便房”與“便殿”》和蕭亢達《“便房”新解》兩篇文章。簡文記載“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室”正是楚人用於祭祀的場所,和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有關,爲上述觀點提供了更早的文獻證據。此外,第三則札記中已提及文獻中有白起焚燒夷陵楚先王墓的記載,而簡文“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室”同見,恐怕不是巧合[2]
  對于兩漢葬制中的便椁、便房,存在多種看法。高崇文先生從謝家橋漢簡中“便郭具室”尺寸與該墓椁室相當這一最新發現出發,結合傳世文獻,認爲“便房”是指整個椁室,也稱作“便椁”。高先生歸納學界先前的七種意見,都認爲便房是墓中的某一部分。與高先生論文同時發表的蕭亢達先生《“便房”新解》一文,認爲便房建造于墓道旁側,可能設有墓主人“神坐”,主要是供墓主人“游冥之靈”游憩休息,幷供送葬者行葬禮的場所。其大致判斷仍與諸説略同。《楚居》中的“楩室”與這種“便房”其實頗不相當。第一,便房是與墓葬有關的建築,這在《楚居》中沒有反映。第二,便房從屬于某一特定的墓主,這在《楚居》中也沒有反映。第三,雖然便房在送葬時有祭祀之事,但《楚居》便室却應該是專門爲祭祀而建的。
  《楚居》楩室更像是高先生論文中著重討論的“便殿”。高先生指出:兩漢帝陵寢園中的“便殿”,幷非顔注“寢側之别殿”,而是如淳所説的“中央正殿”。是仿自先秦進行虞祭安神的宮寢而來,成爲陵園的陵寢。《漢書·韋玄成傳》:“又園中各有寢、便殿。日祭于寢,月祭于廟,時祭于便殿。寢,日四上食;廟,歲二十五祠;便殿,歲四祠。又月一游衣冠。”《楚居》先説“乃竊若人之犝以祭”,繼而又云“氏今曰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必夜”,與“便殿”之事略合[3]
  應該注意的是,漢代的“便殿”也屬于某一特定的陵園,《楚居》楩室幷沒有這樣的意境。更重要的是,當時熊繹剛剛遷至夷屯,其地還沒有先王陵墓,也就談不上先王陵地的“便殿”。鑒于這些因素,《楚居》楩室相當于漢代便殿的可能性也不是太大。
  我們懷疑,《楚居》楩室或許與《詩·魯公·閟宮》中的“閟宮”有關。閟、便二字,上古音爲幫、幷旁紐,或可通假。宮、室二字則同義互換。傳世古書中的“營室”與“守宮”,周家台秦簡就寫作“營宮”(143壹、176-177、211)、“守室”(377)[4]。關于“閟宮”的含義,毛傳云:“閟,閉也。先妣姜嫄之廟,在周常閉而無事。孟仲子曰:是禖宮也。”鄭箋云:“閟,神也。姜嫄神所依,故廟曰神宮。”後人對此説或有疑義。如宋人呂祖謙《呂氏家塾讀詩記》卷三十一引呂大臨説云:“閟宮,魯廟,非姜嫄廟也。言赫赫姜嫄者,推本周家所由興。”又引朱熹説云:“閟宮者,魯之群廟也。”依照宋人的這種理解,楩室恐即楚人宗廟。
  關于“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整理者注云:“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祭祀名。楚月名‘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夏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秦簡作‘刑夷’、‘夏夷’。‘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尸)與‘夷’通。《禮記·喪大記》:‘男女奉尸夷于堂。’孔穎達疏曰:‘夷,陳也。’簡文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疑指陳列犧牲以祭。上博簡《平王問鄭壽》有‘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廟’。”聯繫下文説“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來看,把“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理解爲“陳列犧牲”,應該是合理的。古文字、古文獻中“尸”、“夷”往往通用。在楚秦月名對照中,“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既與“夷”對應,也與“尸”對應[5]。尸亦訓陳。《説文》:“尸,陳也。”《太玄·沈》:“前尸後喪。”俞樾《平議》云:“尸當訓陳,言前雖陳列之,後終喪失也。”應該指出的是,整理者以“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爲“祭祀名”,尚無直接證據。如果下文對“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的理解無誤的話,“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實際上是祭祀的準備階段。
  關于“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整理者注釋説:“據簡文可知夜裏行祭爲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夜字也從亦聲。楚月有‘冬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屈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遠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夏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秦簡分别作‘冬夕’、‘屈夕’、‘遠(援)夕’、‘夏夕’。”值得注意的是,漢晋人有“夕牲”之説。《漢書·丙吉傳》:“始顯少爲諸曹,嘗從祠高廟,至夕牲日,乃使出取齋衣。”顔注:“未祭一日,其夕展視牲具,謂之夕牲。”《續漢志·儀禮上》:“正月,天郊,夕牲。”李賢注:“《周禮》‘展牲’,干寶曰‘若今夕牲’。又郊儀,先郊日未晡五刻夕牲,公卿京尹衆官悉至壇東就位,太祝吏牽牲入,到榜,廩犧令跪曰:‘請省牲。’舉手曰:‘腯。’太祝令繞牲,舉手曰:‘充。’太史令牽牲就庖,以二陶豆酌毛血,其一奠天神坐前,其一奠太祖坐前。今之郊祀然也。”《楚居》“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字,當如楚秦月名對應關係所示,相當于後世的“夕”,用作“夕牲”之意。是祭祀前夕檢視犧牲的儀式。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與上文的“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尸)”構成關聯。
  這樣,簡文“氐今曰夕,夕必夜”,意思是説楚人至今把陳牲的儀式稱爲“夕”,“夕”必定在夜間舉行。漢晋人的夕牲是否與楚人這一習俗有關,值得玩味。
  這裏,我們也順便對楚竹書中“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廟”的含義略作推測。
  除了《楚居》整理者已經提到的《平王問鄭壽》之外,“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廟”還見于上博楚竹書《天子建州》甲種3號簡。整理者注釋説:“‘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從示,從尸,楚文字‘尸’字繁構。楚簡中楚國月名‘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云夢秦簡作‘刑尸’;秦簡的‘夏尸’,《鄂君啓節》作‘夏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6]何有祖博士曾經列舉馬王堆帛書的兩處“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字,《周易·師卦》六五爻辭“輿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以及《春秋事語》衛獻公出亡章“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之朝”,傳世本《周易》與《左傳》成公十七年皆作“尸”[7]。《楚居》中的“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字用作“尸”,訓爲“陳”,成爲其字釋讀的又一個證據。《平王問鄭壽》整理者認爲從尸與從宀可通,將此字釋爲“宗”[8]。何有祖博士進一步論述了這一觀點[9]。如果不是一形二字的話,此字當以釋“尸”爲是。
  針對“尸廟”,王輝先生解釋説:“《集韵·脂韵》:‘尸,一曰主也,古者祭祀立尸以主神。’《莊子·逍遙游》:‘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成玄英《疏》:‘尸者,太廟中神主也。’‘尸廟’即神廟。”[10]我們注意到,尸爲神主,有兩際含義。一是用人代替神靈,《莊子·逍遙游》所云即是;一是用木主象徵神靈。《楚辭·天問》:“武發殺殷何所悒?載尸集戰何所急?”王逸注:“尸,主也。集,會也。言武王伐紂載文王木主,稱太子發,急欲奉行天誅,爲民除害也。”《史記·周本紀》徑云:“爲文王木主,載以車,中軍。武王自稱太子發,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清華簡《楚居》“楩室”故事小考 - 张俊纶 -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廟”作爲一個固定名詞,更可能與常態的木主之尸相關,指收藏、供奉神主之廟。
  (編者按:本文收稿日期爲2011年2月2日。)
[1]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中西書局2010年,上册117~124頁(圖版),下册180~194頁(釋文注釋)。
[2]復旦讀書會:《清華簡《楚居》研讀札記》,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1月5日。
[3]復旦讀書會似混淆了“便房”和“便殿”。
[4]參看小文《讀沙市周家台秦簡札記》,《楚文化研究論集》第五集,黃山書社2003年。
[5]參看王勝利:《再論楚國曆法的建正問題》,《文物》1990年第3期。
[6]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314頁。
[7]何有祖:《上博簡《天子建州》初步研究》,武漢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9年5月,第37~38頁。
[8]《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六)》第257頁。
[9]何有祖:《上博簡《天子建州》初步研究》第37~38頁。
[10]王輝:《上博楚竹書(六)讀記》,《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七輯,中華書局2008年,第469頁。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