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熊家冢墓主的猜想  

2013-06-12 08:57:45|  分类: 楚史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辜振民

 

现在,熊家冢的车马坑发掘已有一段时间,一个迷团仍摆在世人面前:熊家冢墓主倒底是谁?

当熊家冢刚开始发掘时,有报道认为可能是楚庄王墓,但很快被专家否定了。长江大学的徐文武教授曾采用排除法推定为楚昭王,但是仍有疑问。这是因为:楚昭王是春秋晚期的楚国国君,其年代与熊家冢目前肯定为战国早中期的楚墓仍有出入。

古籍《水经注》记载,楚昭王的墓地在当阳河溶镇的昭丘,即沮水漳水会合处。朱翰昆《沮漳江汉——荆楚文化的摇篮》中记载:此处有当地老农反映,解放前该地有观基寺,寺前有石碑,刻有“昭王古陵”四个大字。按此,熊家冢不在沮水漳水会合处,墓主就不应是楚昭王。那么,熊家冢既然不是楚昭王墓,有可能是楚王墓吗?如果是楚王墓,那又会是哪一位楚王呢?

一、熊家冢是座规模宏大的楚王墓

(一)墓葬形制与规格

综合已发掘的考古资料,熊家冢应是一座规模宏大的楚王墓。

熊家冢主要由主冢、陪冢、车马坑、排葬坑和壕沟等5部分组成。主冢是一座有斜坡墓道的“甲”字形木椁墓,主冢南面还有90多座排葬坑。此座古墓规模非同一般,据刘德银《纪南城周围的楚墓》记载,熊家冢在50年代尚存有高大的封土冢,封土冢直径超过100米,原来的封土高近20米。现存封土高度为4米左右。从考古铲探和地球物理勘探的资料来看,熊家冢是一座略呈正方形、带有斜坡墓道的土坑竖穴木椁墓,墓道朝东,方向为50°。墓口长68~70米,宽68米,墓道长33米,宽16~20米。整个墓区勘探和发掘表明,这些遗迹南北跨度约550米,东西跨度约150米,面积达8万多平方米。

在墓的西边已露出一个台阶,露出的台阶为第一级台阶,高0.5米,宽1米,探出的第二、三、四级台阶高1米,宽0.8~1米左右。推测该墓可能有15级台阶。墓坑底长27米,宽25米。从钻探的情况分析,按台阶级数推测,该墓椁室较大,长约22米,宽约20米,高3.5米,面积约440平方米。其规格是中国已知的东周、春秋、战国时期帝王棺椁中最大的。

经考古发掘,在一号墓的封土上方以及边缘发现了成行成列的柱子痕迹,表明墓冢上原有一座由殿堂、回廊组成的高台建筑,封土如覆斗形,墓道向东。一号墓的墓坑坑口长、宽皆为约68米,坑深15米以上。因此,熊家冢墓的结构具有典型的楚王墓特征。

荆州地区已发掘的楚国高等级贵族墓地,有天星观邸阳君番乘、包山左尹邵佗和望山悼固;其它地区已发掘的淅川下寺楚令尹墓,楚王墓则有河南淮阳马鞍冢楚顷襄王,以及安徽寿县李三孤堆的楚幽王墓。相比之下,这些墓的规模都远小于熊家冢墓地。如天星观邸阳君番乘,其地位为封君,身份仅低于楚王,但其木椁长8.2米,宽7.5米,面积61.5平方米,只是熊家冢椁室面积的1/8。深受楚国影响的曾侯乙墓墓主为曾国一国之君,椁室为多室结构,面积为140.5平方米,熊家冢的椁室面积与曾侯乙墓的椁室面积相比,大了近3倍。

对照1986年发掘秦公一号墓(秦景公、公元前576—537年),该墓全长300米,其中墓室长60米,宽40米,深24.5米,墓室面积2400平方米。秦公一号墓殉人牲达184具。车马坑在大墓的右前方,东西长86.3米,南北宽24米。秦公一号墓有陪葬坑,墓西南侧还有祭祀坑,地面上有陵园祭祀建筑。秦楚世世通婚,秦昭王的母亲还是楚贵族之女,楚昭王之母是秦女,秦公一号墓年代与熊家冢下葬年代仅相隔百余年,因此,秦国王墓形制与楚国虽有差别,但作为秦王墓,其规格与楚国王墓的规格应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秦景公(公元前577年~前537年)名嬴石,乃春秋五霸之一秦穆公四世孙。他统治秦国长达39年之久,秦景公在位期间继承了穆公、桓公的执政方略,坚持对外扩张,将秦国势力不断推向中原,并在与晋国及其盟国的多次交战中屡次取胜,使得秦国继续日渐强盛。这个宏伟的陵墓,其葬制敢于超过周天子的规格,不仅见证了秦国当时的强大国力,也说明了秦景公在秦国历史上的昭著地位。

熊家冢与秦公一号墓相比,其墓室面积、车马坑、殉葬坑、祭祀坑、地面的陵园祭祀建筑,规格都大于秦公一号墓。墓中殉人因没有完全发掘,具体人殉数量不知,但可以肯定,熊家冢的规模与秦公一号墓相比毫不逊色。

由此可知,熊家冢应是战国早中期当时楚国国力强盛时期的一位楚王墓。

(二)殉葬坑

《墨子·节葬下》中说:“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舆马女乐皆具。……

熊家冢一号墓南侧及二号墓北侧的小墓,目前发现已超过120座,杀殉人数已超出“将军大夫”级。从已发掘的殉葬坑,均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式小型墓,坑口长4—5米,宽3—4米,坑深4.5米左右。已发掘的11座墓,人骨及葬具都保存不好,葬具仅存灰色棺椁痕迹,为一椁一棺。随葬品均出于棺内,以玉石器佩饰为主,器形有璧、璜、环、珠、管、龙形佩等。其它还有少量小型铜器,如带钩、削刀、铃。熊家冢墓地的这些殉人,有可能为自殉,也有杀殉的,坑位排列按等级、性别的不同而排列有序,是经过精心规划、同时下葬的结果。已发掘的殉葬坑中均有一椁一棺,并有不扉的随葬品,说明殉葬的人殉有一定的身份地位。

秦公一号墓殉人牲达184具,其中有箱葬72具;熊家冢主冢有棺椁的殉葬坑达90多座,则殉人数量与秦景公不相上下。

(三)车马坑

熊家冢车马坑,有二点值得重视,一是规模宏大,二是车马坑中的马饰中有玉饰。

熊家冢车马坑,也如秦公一号墓,在主冢的右前方,西南侧,车马坑长约134米,宽约23米。其中1号车马坑,南北长132.6米,东西宽约12米,车马坑规模远远大于九连墩战国车马坑(长52米,宽9.5米,坑深2.3米,有33辆战车、72匹战马。)。熊家冢车马坑中可能有80多辆战车,也要大于秦公一号墓的车马坑和九连墩战国车马坑,是目前春秋、战国考古中发现的最大的车马坑。

在1号车马坑的西面还分布有30多座排列有序的小型车马坑。已发掘了其中的一座,即33号车马坑。33号车马坑内埋一车二马。车由轮、轴、辕、衡、舆几部分组成。车的放置为衡西舆东,两马背向侧卧于辕两侧,马首向西。车的木质均已腐朽无存,仅存表面所髹的黑褐色漆皮痕迹。轮变形为椭圆形,下半部置于坑底轮槽内。轮有36根辐条。两毂端各套一青铜軎,軎上附辖。舆为长方箱形。马骨保存基本完整,呈灰白色。马口中有铜衔,头部有包金箔的锡节约,颈部下方有玉串饰、玉佩、玉饰状的玉器。

《文选·张衡〈西京赋〉》“天子乃驾雕轸六骏駮,戴翠帽,倚金较,璿弁玉缨,遗光儵爚。”薛综注云:“弁,马冠也,叉髦以璿玉作之。缨,马鞅也,以玉饰之。”现33号车马坑内的一车二马,其车马饰中有玉饰,“倚金较,璿弁玉缨,遗光儵爚”当为君之“骊驾”。

《后汉书<舆服上>》“天子玉路,以玉为饰……夷王以下,周室衰弱,诸侯大路。”从全国各地发掘的战国车马坑中,包括秦公一号墓中的车马坑,秦景公随葬的车马坑中,“诸侯大路”却未见到玉饰,而熊家冢车马坑中发现有玉饰。

再看大型车马坑中,已发掘出一具车轮,直径达1.5米,按周尺换算,合《周礼·冬官考工记》“车有六等之数。车轸四尺。谓之一等……六尺有六寸之轮。”可见这熊家冢车马坑中发现的战车或乘车,其规格之高。

(四)熊家冢玉器

熊家冢墓地现已发掘近30座殉葬墓,出土玉器超过1300件,整个熊家冢出土的玉器不仅总类繁多,涵盖了春秋以来楚国所有的玉器品种。并且制作工艺精致,透雕、阳雕、阴雕等艺术手法都得到运用。其中一件大型玉璧,直径22厘米,应属拱壁,拱璧为持握,供奉的礼器,包括大璧,谷璧,蒲璧。这些玉璧中的纹饰以谷纹、蒲纹、以及蟠螭纹为主,具有战国时期玉器的特点。而大璧为天子礼天之用,诸侯献天子也要用大璧。“璧琮九寸,诸侯以享天子。”这块直径22厘米的大型玉璧发现在一号祭祀坑,表明了墓主人的显贵。

更重要的是,在熊家冢考古中,首次出现玉器以组佩形式出现在殉葬墓中,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殉葬者的身份决非一般。

二、熊家冢墓主可能是楚悼王

(一)熊家冢所处年代距今约2300~2400年,楚悼王死于公元前381年,距今约2400年,与熊家冢的年代相近。

(二)战国时期,秦白起拔郢前,若从楚惠王算起,楚国共有惠、简、声、悼、肃、宣、威、怀八位楚王。楚惠王在位57年,在位期间,他执行安邦定国的方针,对外扩张使楚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但早年有白公胜之乱,且死亡时间为公元前432年。参照曾侯乙墓,其年代为公元前433年或稍晚,为战国早期的楚惠王时期,墓中亦有殉人,但无车马坑。又对照淅川下寺楚令尹王子午墓,王子午为楚庄王之子,其墓为春秋中晚期大墓,但墓道较短。所以熊家冢墓主若是楚惠王,依据有限。楚简王在位24年,少有建树;楚声王在位仅六年即被“盗”所杀。楚肃王在位11年,因“夷宗死者七十余家”加上楚巴之战,国力大减。其后的楚宣王、楚威王虽有二度复兴,但根据战国中期偏晚或中、晚之际的大型楚墓,均未发现有殉人的特点,而熊家冢主冢就有殉人的殉葬坑达92座,故可以将楚宣王、楚威王排除于熊家冢墓主之外。

以此标准,再考虑到特大型车马坑,熊家冢应是一座战国早、中期的楚王墓,其墓主则应是楚悼王。楚悼王在位21年,“国人拥立为君”他大胆重用异邦人吴起主持变法,使楚国振兴复强,几年内楚国势力迅速扩张,楚军向北一直打到了黄河;南并蛮越,遂有洞庭、苍梧。《史记·吴起列传》说,吴起变法“要在强兵”、“于是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诸侯患楚之强”,可见楚悼王的军队强大。而且,楚悼王正北胜魏国,问兵黄河时病亡,壮志未酬。

为此,楚悼王死后有这么大的车马坑殉葬,长达130多米,可以殉葬八十到九十辆战车(车马坑中已发现有弓、箭簇),则极有可能。另外,车马坑有部分坑中有马无车,则有可能殉葬的为战马,因楚悼王时期,楚国已有相当强大的骑兵。

(三)熊家冢所处位置于故楚都郢西北部的川店,此处由当阳河溶镇起,至荆州区八岭山一带的楚墓,规格大,墓葬密集,符合春秋、战国时期大型墓葬群位于国都附近的特点。另外,距熊家冢东南约数十里,在1965年发掘的马山沙冢昭固的墓,出土了越王剑。而昭固是楚悼王重孙,因此这一带有可能是楚悼王家族墓地。

(四)吴起变法失败,旧贵族用乱箭射杀吴起,同时也射中了楚悼王的遗体。《吕氏春秋·贵卒》说:“荆国之法:丽兵于王尸者,尽加重罪,逮三族。”楚悼王儿子楚肃王即位后,按其法,“乃使令尹尽诛射吴起而并中王尸者,坐射起而夷宗死者七十余家”(《史记·吴起列传》)。这些被“夷宗死者”中等级较高的贵族,以及妻女,完全有可能被杀殉,或令其自殉在其楚悼王的主冢周边。由此,就可以解释,在熊家冢殉葬坑中殉葬者的排列等级,也可解释殉葬坑中殉葬者的身份。

由于楚悼王死亡被一些豪门贵族“丽兵”,所以,楚肃王完全可以以极高规格厚葬楚悼王。而且,楚肃王借楚悼王时代建立的综合国力,完全有实力,也有理由为楚悼王修建如此规模巨大的王墓。

(五)楚悼王死后四、五十年后,是楚宣、威王执政。楚宣、威王两王,借楚悼王打下的基础,一直采取休兵自重和伺机进取的策略,北取睢、泗之间至泗水之上,西拓巴蜀,东收吴越,“临天下诸侯”使楚国成为雄踞一个大江南北的大国强国。

《战国策·楚策一》记策士说楚威王语:

“楚,天下之强国也。大王,天下之贤王也。楚地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汾陉之塞、句阳。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夫以楚之强与大王之贤,天下莫能当也。”为此,楚威王或楚宣王为纪念他们的曾祖楚悼王,是有实力对楚悼王的墓地大建祭祀之庙等建筑的,今熊家冢有回廊、祭祀之庙等建筑遗址,其年代距今2300~2400年,基本与之相符。

由此,可以推定,熊家冢墓主极有可能是楚悼王,但最终结论,仍待熊家冢发掘资料的证实。

 (二〇〇八年八月二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