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此“子重”非彼“子重”(陈琦)  

2013-08-22 10:02:29|  分类: 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恭时先生近著《红苑长青磐石坚——刘铨福史实与甲戌本关系综考》,其三《遗卷管窥,艺苑缀存》引了清刘炜华《苍梧山馆集》卷三中的一首《读刘子重文遗诗》:

卷迹嚣氛表,墙风契道心。

一朝乘赤鲤,遗响失青琴。

卓尔追三绝,渊如凛四深。

不才辱期许,炼冶愧南金。

徐先生以为:“这首悼怀诗中用了‘三绝’与‘四深’之典,以誉刘铨福才学多艺。”只是,“刘炜华见读的子重遗文,今未发现”。

《综考》注明此诗引自《红楼梦新证》。检《新证》1976年4月增订第1版第1次印刷本,诗题作《读子重文遗诗》,无“刘”字;而1985年5月第2次印刷本,却作《子重丈遗诗》,非“文”字。

《新证》对所引述的人物,一般都要注明其字里生卒,而于刘炜华却未置一词。其实,只要对《苍梧山馆集》略加考究,是可以得知其生平大概的——同时,也会发现,刘炜华根本无缘读到刘铨福死后的“遗诗”或“遗文”。至于诗中的“子重”,则另有其人。 

 

一、

刘炜华,字怀祖,一字子皐。湖北天门人。父孝长公,名淳,嘉庆、道光中以诗古文辞雄视江汉间,《清史列传》卷七十三有传。炜华其长子,少负才名,监利王柏心尝目为“能以文行,世其家者”。不逢于时,困顿以终。著有《苍梧山馆集》八卷,民国十二年(1923)由从孙刘泥清刊刻行世,首冠黄彭年、黄世崇、杨绂墀、龚耕庐诸序。

集中诗凡三卷,《陔余集》一,《江淮集》二,《搔首集》三。各卷虽未明言编年,但细按之,则时序井然,应是随作随录者。上引之诗即见诸《搔首集》中,题《子重丈遗诗》。

此卷记有太平军与清军争战事。如倒数第八首《王将军行》,应是写1854年(清咸丰四年)5、6月间,清游击王国才部击退进攻荆州的太平军一事。倒数第五首《围城》,有小注云:“青墨卿以督学权抚军。”按,1854年2月,太平军克汉口、汉阳,清廷命学政青麟(字龙宾号墨卿)为湖北巡抚,据守武昌;6月,太平军克武昌,青麟弃城而逃,旋夺职——《围城》诗即作于此数月间。倒数第二首为《南漳春感》,当是1855年了。

黄世崇序云:“迨粤西贼起,东南糜烂,所居岳口,当荆襄之冲,数被贼兵。燹后风雨敝庐,一身外无长物。风声鹤唳,一日数惊;转徙流寓,迄无定所。怀祖诗则益进淋漓悲壮,雅似杜陵入蜀以后诸作,然怀祖亦自是以牢骚忧伤死。”所言“益进淋漓悲壮”之诗,即指《搔首集》,并知此其绝笔。

黄彭年序云:“咸丰五年(1853)五月,予与威恪公子鄂生自北归黔,过岳口……怀祖治具邀余两人为竟日谈,赋诗见贻,今存《搔首集》中者是也。是时贼陷武昌而东,江汉之间,骚然不靖。怀祖家亦中落,而意气慷慨,有投笔戎轩之志。怀奇未遇,中道衰殂,可悲也!”又有“回忆三十年,如驹过隙”语。序作于光绪十一年(1885),上推三十年,为咸丰五年(1855),与《搔首集》中《南漳春感》的写作时间正相吻合,可知刘炜华也就是这一年去世的。而刘铨福卒于光绪年间,可见《子重丈遗诗》中的“子重丈”,绝非刘铨福字子重者。

二刘虽然都与黄彭年有些瓜葛,但似乎没有材料能证明二人有直接或间接的交往。况且,黄世崇序又云:“怀祖之死,年才三十有五。”则其生当在道光元年(1821);刘铨福的生年,若依胡适的说法,是嘉庆二十三年(1818),仅比刘炜华长三岁,想来刘炜华还不至于视刘铨福为“丈”吧。

那么,刘炜华诗中的“子重丈”到底是谁呢?

 

二、

《苍梧山馆集》卷八《鸿雪长短句》有一阕《琐窗寒·姑诵草堂呈胡子重丈十四用前韵》:


白发飘萧,传书有犬,应门有鹤。为迎王粲,不觉接  倒著。喜狂奴、故态如前,高歌仍带荣期索。忽别公三载,吟怀渺渺,骚坛重託。    牢落。俦侣薄。看裘马五陵,竞登台阁。知音惟剩,昔日同舟李郭。晚来诗、律倍森严,    似守三章约。更淋漓、草隶丹青,奇气毫端作。


按,《清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中录有字“子重”者十人,刘铨福即其一,偏没有一个是姓胡的。倒是“姑诵草堂”名下有一个胡鼎臣,天门人,字不详。

胡鼎臣何许人?检《湖北通志·人物志》卷三十刘淳传有云:“同时胡鼎臣字子重、张其英字玮公,皆天门人,与淳相倡和,号‘竟陵三诗人’。又皆与监利王柏心交善,柏心谓刘诗雄豪以气胜,胡诗质厚以思胜,张诗善往复以韵胜。鼎臣工山水、竹卉,贫甚,时以画自给,著有《姑诵草堂遗稿》。”

鼎臣为炜华父执,宜以“丈”呼之。所谓“晚来诗、律倍森严”、“更淋漓、草隶丹青”,也与《子重丈遗诗》中“卓尔追三绝”的评价相一致。因此,可以肯定,诗中的“子重丈”即词中的“胡子重丈”。

湖北省武汉图书馆藏有《搔首集》清末抄本一部,中《人日寄怀周娱陔孝廉》、《元夕》、《闻官军近次武昌贼悉众东窜》三首,题下别有小字注云:辛亥(咸丰元年)、壬子(二年)、癸丑(三年),证明原本确系编年体。刻本将“壬子”二字略去,“辛亥”、“癸丑”二章则未收;二本相校,抄本中有八十首不见于刻本。

就在那被刻本删弃的八十首诗中,有一首《过姑诵草堂追悼胡子重丈》:

不见胡安国,愁经旧草堂。

斯人竟沦落,吾道益微茫。

鹤径竹无影,麂篱花自芳。

当年徐孺榻,蛛网已千行。

在抄本中,《读子重丈遗诗》是紧接其后的。这愈发证明诗中的“子重丈”即胡鼎臣,而“遗诗”是指《姑诵草堂遗稿》。从时间上看,这两首悼怀诗作于1852年12月22日(太平军取汉阳)至1853年1月12日(太平军克武昌)期间。

 

通过以上粗略的考证,笔者以为,在关于刘铨福生平的研究中,应该可以删去刘炜华的这首《读子重丈遗诗》了。好在这对研究刘铨福的工作还不至于有多大的影响,也不必可惜。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