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武漢大學國學院《孟子》、《中庸》課程教學概述  

2015-12-27 08:42:19|  分类: 荊南書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劉樂恒

 

去年(2010)秋季,筆者剛從香港科大人文學部博士畢業,便主動聯繫武漢大學哲學學院,將自己的畢業論文、研究方向、讀書興趣與研究規劃呈予哲學學院諸位老師賜閱審查,並到武大面試,得到了諸位師長的謬許與認可。今年(2011年)初春,筆者有幸被選為武大哲學學院中哲教研室的師資博士後,並很榮幸地跟隨郭齊勇教授從事相關的學習、教學和研究工作。大半年以來,雖然教學等事務較多較煩忙,但筆者逐漸深切地感受到武大哲學學院諸位師長的崇德、崇學、敬業、樂群的作風,以及武大學子銳利的思考風格和不懈的求學精神,這在風氣萎靡、錢權至上、人欲橫流的當代社會中,尤顯得可貴與可愛。而在師友提攜砥礪、教學相生相長的過程中,筆者自己也得到了變化密移、滋養充盈,在不自知之中對學問事業多了一份敬謹與熱誠。因此我深自慶幸自己當初選擇來武大,也感恩武大師長對我的不吝接納。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導師郭齊勇老師給我的啟迪和教益最大。郭老師給我的教益並不僅在於郭師學問的精深廣闊,也不僅在於他對後學的規勸提攜,更重要的是他在這個過程中體現出一種儒家和儒學的眞風格——為人與為學相一致。因此,我們陪侍、聆聽郭師講課與閒談,都會感受到這種為人、為學的師德與師風。郭老師也是這樣勉勵他的學生和同事的。記得我來武大之前,第一次與郭師通電郵,他就特別說道:“我們這裡在先師蕭萐父先生的指導下,強調德業雙修,做人與做學問一致。”本著這樣一種師德師風,郭老師在儒學、國學的教育上付出大量實質性的工作,如建立並發展武漢大學國學院、創辦國學班、講授國學經典等,講學、立德、樹人,從而薰育陶成大量學思並進、德業雙修,旣有紮實的國學基礎、又有良好的德性素養的人才,建立了當代社會在儒學、國學教育上的儀型與典範。

 

在郭老師的這些儒學、國學教育工作中,我印象最深刻、獲益最大者是聆聽、參與了郭師的“四書導讀”課程。郭師對四書的課程教育,有他的一套系統的見解與規劃,從四書教育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到四書教育的具體環節和講授內容,再到四書教育的社會意義和文化意義,他都或多或少地在其著述、論文和訪談錄中加以闡發。郭師認為四書教育十分必要,也十分迫切。他重視中小學與本科生的人文教育,認為國文與國學教育要從娃娃抓起、大學的人文教育需要研讀經典,而作為一個合格的中國公民,有接觸我國經典的義務,而我國傳統經典中最重要者莫過於四書(《大學》《論語》《孟子》《中庸》),他並認為“四書之於中國,如同《阿含經》之於印度,《可蘭經》之於阿拉伯,《新約》《舊約》之於西方”[1],何況傳統以來四書已經成為中國人與中國社會(從知識精英到草根百姓、從廟堂到江湖)的基本信仰信念和安身立命之道,並成就為國人立身行己的根本道理,因此我國公民如果沒有讀過《四書》,這對於中國公民的身份、對於國人的生活與成長,都是一種遺憾與缺陷。郭老師指出,如果我們縱向地比較一下,就會發現“一個西方人,不管從事什麼行業,在他經受的家庭、社會、學校教育中,起碼誦讀過、學習過荷馬史詩,柏拉圖或亞里斯多德等希臘哲學,西塞羅等羅馬政論,莎士比亞的文學作品等。這都是視為當然的,是他們的人文修養的基本功”[2],再回過頭來看看我國社會,數十年來嚴重缺乏本土文化經典的教育,國學、國文、國語曾被任意地忽視、亂用和糟蹋,而當代以來我們又將英語、西方文化作為比母語和本土文化更為重要的教育內容[3],同時當代以來所牽起的“國學熱”只是一種“假熱”,這是因為一方面我國體制內的教育仍然是西化的,另一方這種熱潮背後乃夾帶著媒體炒作和商業目的。可見這種“國學熱”的背後,是經典和文化、孔子和四書的缺席。就是在這樣的情景下,郭師竭力提倡應該將四書教育納入國民教育的體系之中,積極推動四書進入中學課堂,而他自己也不辭勞苦,每年都親身在武漢大學為全校本科生開設“四書導讀”的通識課程,又為國學班學生開設同名的專業必修課,積累下來,講授此課程已經有十一年之長了。在多數情況下,郭老師會與我們哲學系秦平教授各講一半,秦老師講《大學》《論語》,郭老師講《孟子》《中庸》。

 

筆者聆聽、參加了郭師為2010年度國學班大二學生講授的專業必修課“四書導讀(下)”,講授《孟子》與《中庸》。有時候,郭師出外訪問講學等,便讓我跟著原有的方式和進度,代為講授,這樣我曾代講三四次課。通過這樣的方式,我逐漸熟悉了郭師講授《孟子》《中庸》的方式、理路和風格,但是由於教學經驗不足、跟隨聆聽郭師講課的時間不長、對此課程的要義及規劃還未完全熟悉、文史功底仍有待加強等諸種原因,究其實我是並不具備撰寫這篇文章的資格的,而對於《孟子》《中庸》課程的教學也仍未具備完整的勝任條件。然郭師則要求我爭取參加是次中大高等人文研究院的四書教學會議,師命難違,故於誠惶誠恐之下,謹以綜述郭師在“四書導讀”課中講授《孟子》《中庸》的旨趣、內容、方法、教材等作為本文的主體,間亦竊附己意,帶上一二自己的淺薄的感想與展望,以呈教於各位師長批評賜教。

 

本文以武漢大學國學班的四書導讀課為例,分以下幾個內容作出展開:首先,論述郭師《孟子》《中庸》課程的教學旨趣、目的與願景;其次,綜述郭師《孟子》《中庸》課程的教學方法、教學要點等內容,並分析學生的接受能力、自學能力的情況以及此課程能否讓學生達致自我修養、陶成德性的效果;最後,略述筆者的一二相關的意見與展望。

 

一、《孟子》《中庸》導讀課的教學旨趣

 

(一)國學院師生的實際情況和基礎條件。郭師特別重視對國學院本科班學生的培養,他與國學院其他教師一起,試圖通過單獨開課的方式,對學生進行嚴謹而系統小學、古文獻、文獻閱讀的訓練,讓同學們打好紮實的文獻基礎;通過暑假等時間和開設英語課程等方式,加強同學們的外文能力;通過文史哲各系教授及海內外專家的講座等,擴寬同學們的學術與思想視野。[4]從而綜合性地逐漸培養出具有良好的國學基礎和人文素養、能自覺進德修業的人才,讓他們參與到將來的社會公共事務中去並形成良性的社會導向、化民成俗,並從中發現和培養一些讀書種子,讓他們進一步深入研究國學。而這就要求兩方面的條件:一是同學們具有良好的素質和自覺學習、自我栽培的願力,二是要求教師具有深厚的學術素養和循循善誘的教學經驗。而武大的師生們對這兩個條件都較能滿足。在學生方面,以往的生源是從已通過高考進入武漢大學的文、理、工、醫學本科生中通過自願報名考試(筆試和面試)的方式選拔出來的,從今年(2011年)開始,國學班生源已經改為直接以高中生高考的方式選拔出來。因此這些學生大都有良好的知識基礎和勤學態度,能夠接受精英教育和學術性的訓練。在教師方面,包括郭師在內的國學院的老師在各自的文史哲領域上都有深厚的造詣,而且能夠做到德高為師、身正為範,傳道、授業、解惑,並有師德、師風、人格魅力。

 

具有這兩方面的條件和基礎,武大國學班在課堂上能做到教與學、德與業相生相長、相涵相養,步步踏實,潛移默化。郭師不僅要求國學班的同學們不妨讀一點“苦學”、讀一點“冷門”,打好學問的基礎,將來做什麼事都必有受用;同時他對自己也堅持深化自己的教師素養。他建議我國的教師們都可以讀一讀《禮記》中的《學記》一文。他認為《學記》雖只有短短的一千多字,但其義涵卻可深於西方和當代洋洋數十萬字的教育學著作。他還說:“我每學期開學時重溫一遍《學記》,每讀必有新的收穫。這篇文章對教育的目的、原則、內容、形式,學校的設置,教育的方法,教與學中應糾正的偏弊及成功的經驗等,都有精到的論述,尤其是關於‘人師’的論述,關於尊師重道、教學相長、循序漸進、觀摩切磋、觸類旁通、師德師風、慎於擇師、長善救失、導而弗牽、強而弗抑制,等等。卽使在今天的教師育人的實踐中,也沒有過時,而且仍有針對性,仍有切實的指導意義。”[5]按郭師的教學風格實有多端,筆者深覺其主要特色在於“觸類旁通”,也卽《學記》所說“博喻”(廣為曉喻),所謂“君子知至學之難易也,而知其美惡,然後能博喻。能博喻,然後能為師”。每講到經典上的一個內容,如果同學們難以曉喻,郭師多能廣泛聯繫到各種內容以至當下生活與社會的實際情況,讓學生能夠進入思考,從而讓學生進入“經典”、“人”、“道理”、“生活”多元互動的狀態中去。如講《論語》“親親互隱”問題,他會聯繫當代社會,讓學生思考孝道親情、親親互隱是否必然會導致腐敗的問題,等等。總言之,武大國學院無論學生還是教師,都具有良好的條件進行學術訓練、經典閱讀和精英教育。

 

(二)《孟子》《中庸》課程的教學旨趣、目的與願景。有了較良好的教學、師生基礎,郭師的《孟子》《中庸》課程能夠步步實現其教學的旨趣、目的和願景。筆者認為,郭師此課的旨趣可分為三個特色:堅持經典原文的講解誦讀;明訓詁通義理的教學方向;正本清源修身立命的教學效果。(1)首先,堅持經典原文的講解誦讀。郭師不甚重視以往所習行的“概論加通史”模式的課程體系,認為這種設置是硬性、填鴨式地餵養學生,令學生極容易走向被動、怠惰並喪失思想能力;反之,如果直接從經典文獻出發,無疑可以進入孔子、孟子等聖賢思想家的心靈,與他們相出相入、相交相流,在深入互動中得到活生生的思想經驗,這樣學生便容易引發出原創性的思想,同時也能夠默運潛移地化為立身行己的做人道理。他還指出,國外如哈佛、斯坦福、芝大等大學的通識課程,甚至法國中小學的國文教育,都是以深入紮實研讀諸領域的經典文獻為主,對於這種課程模式,中國大學實可取法。而經典文獻的選擇不宜過汎,就國學而言,郭師認為國學歸根結底就是基礎性的經史子集之學,專精閱讀、研究幾部傳統的經史典籍才是最佳方式。他舉出傅斯年任台灣大學校長師,要求大一學生都必修一學期的《孟子》和一學期的《史記》(選),培養浩然之氣和增強歷史感,這個經驗值得借鑒和取法。而相對於“《孟子》《中庸》導讀”這一課程而言,最要緊的當然是將《孟子》和《中庸》的原文老老實實、逐字逐句地過一遍,講明訓詁,闡明義理,恪守學術訓練的底線。

 

    同時,郭師認為,國學班的同學們不僅要研讀《孟子》《中庸》原文,而且要求對全部原文熟讀熟誦。兒童、青少年和大學本科生的記憶力好,讓他們心情暢快地熟讀記誦《四書》,涵泳孔子、孟子意味深長的話,將來必定大有受用。郭師在課堂上,每講一章,便首先讓同學們先讀一遍該章的文字,講解完此章之後,則要求全班一起再次朗讀該章。如果有的章節十分重要(如“養氣知言”、“深造自得”、“反求諸己”、“牛山之木”等章節),郭師則多要求同學們重讀一次,這樣就讓他們也知道其重要性。有時候上課開始,他還要求同學們將上次課所要求背誦的章節一起背誦出來。同時,讓同學們對原文熟讀熟誦的目的,是讓學生從中得到自我涵泳、自我陶成、自我栽培(self-cultivation),從而得以與天、與地、與人相通相感、一體無睽、一片天機,並引發出思想、生活和意義之源泉。因此,同學們在熟讀熟誦之餘,要有一段涵泳、涵暢之意,從而收到養深積厚之功,否則便容易成為死記硬背,流於《學記》所謂“勤苦而難成”、“雖終其業,其去之必速”。《漢書·藝文志》謂“古之學者耕且養,三年而通一藝,存其大體,玩經文而已,是故用日少而畜德多,三十而五經立也”,程明道謂“讀書要玩味”(《二程遺書》卷十四),程伊川則認為玩味讀誦原著當如杜元凱所說的“若江海之浸,膏澤之潤,渙然冰釋,怡然理順”方稱得上有所得(《二程遺書》卷十五)。郭師亦頗注意及此,他強調“涵泳”,強調孟子所說的“掘井及泉”、“深造自得”。他認為“要有所養,養氣,養心,養性,養情,養才。靠什麼養?在古代是靠人文的‘六藝’之學之教,是靠四書五經”[6]。筆者覺得在課堂上宜適當地給同學們強調幾次涵泳玩味的重要性,讓他們曉了箇中三昧。記得在講《中庸》課後,筆者對同學們說:“如果你們每天清晨起床後,用一個小時時間一邊誦讀一邊玩味朱子的《中庸章句》,反求諸己、有以自得,兩個月堅持下來,你們必定對天地人生的根源道理有了深一層的理解,同時生活人生也會不知不覺地變得流動充盈,而不會感到空虛。”他們都頗感興趣,儼然有所感會。

 

    (2)明訓詁通義理的教學方向。重視對《孟子》《中庸》原文的講解讀誦、涵泳體會還是不夠的,還需要對原文作出細緻深入的解釋和討論。學生在誦讀、學習原文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訓詁文字的解讀、義理環節的辨析上的困難,這就需要老師的全面講解,同時也需要有教材和參考書的幫助。郭師認為“國學班的《孟子》《中庸》導讀課不僅講訓詁,而且講義理,不僅講知識,而且講價值,講為人為學之道,講孔仁孟義的現代意義與安身立命的作用。透過讓學生真正讀懂、正確分析與理解原著經典,進而以成就同學們的君子人格為目的”(《〈孟子〉〈中庸〉教學目的、要點、計畫與方法》)。因此需要有一套教材,旣明訓詁又通義理,旣講知識又講價值。經過探索,從今年開始,國學班的學生修習此課時需要有焦循的《孟子正義》(沈文倬點校,中華書局版)上下冊以及朱熹的《四書章句集注》(中華書局版)兩種。焦循的《孟子正義》在《孟子》趙歧注的基礎上,匯集囊括以往孟子注疏之精要,兼綜清初諸家名物訓詁之大成,這對國學班的同學擴寬文史視野、打好小學基礎有很大的幫助。《孟子正義》還有一個優點,就是在《孟子》每章之後附有趙歧的《章指》並作出解釋,《章指》對每一章的義旨多有較到位深入的概括,尤能幫助同學們理解。另外,朱熹的《四書章句集注》文筆洗練、註釋謹嚴、言簡意該,是公認的四書注本中的代表作。郭師認為,《四書章句集注》凝聚了朱子四十多年研讀、註解四書的精力和心血,字字稱量而出,而其最大貢獻,就是能夠發明義理,也卽“先立其大者”,故能獨步古今,同時訓詁也相當精到。[7]同學們研讀《孟子》是要以義理為主,因此朱子《四書集注》當然是應該精讀的教材。[8]通過《孟子正義》和《四書集注》的相互並用、博約相綜,郭師力圖讓學生們能夠在這門課程中打好小學的基礎、堅持經學為核心、深切明曉義理。

 

    至於研讀《中庸》的教材,郭師則並沒有太嚴格的要求,國學班的同學們只要選取一二種較好的注本卽可。筆者覺得沿用朱子的《四書章句集注》最為合適。郭師則提議閱讀来可泓《大学直解》《中庸直解》(復旦大學出版社)作為參考書。另外,郭齊勇編著《中國哲學史》(高等教育出版社)和《中國儒學之精神》(復旦大學出版社)也可用作參考之資。

 

(3)正本清源修身立命的教學效果。通過對《孟子》《中庸》原文的解釋、誦讀、玩味、講解,郭師不但希望同學們能通訓詁、明義理,同時也希望同學們能夠更進一步反求諸己,將《孟子》《中庸》所展示出來的義理勘驗自己身心,把握四書思想的主要內容和實質意義,特別是《孟子》中的“性善論”、“仁義內在”、“性由心顯”、“以心善言性善”、“持志知言養氣”、“民貴君輕”、“大丈夫”、“天爵良貴”等重要觀念和《中庸》的“慎獨”、“誠明”等關鍵義涵,從而恰當而深切地理解到,四書經典作為傳統以來國人安頓生命、充實人生的價值和意義信仰,具有著普世性的價值,是活潑潑的文化源頭,能展現出一個本源、本眞、充盈的生活世界、意義世界和文化世界,並可以參與到當代社會和生活的各個層面上從而提供思想和文化上的各種支持。而在全球化、多元化的背景下,四書所蘊含的價值和意義系統可以同時也應該為世界貢獻出東方、東亞的經驗,以調整、補濟西方社會和文化的不足,從而在與西方文化良性互動的過程中帶來新的文化導向。而包括《孟子》《中庸》在內的四書所蘊涵的上述思想貢獻與價值,其實並不需要我們作出怎樣的長篇大論,我們只要將四書的義理和精義恰切地講明闡發出來,那麼這些貢獻和價值將是自然地呼之欲出的。同時,通過講明四書的義理,通過展示四書的價值,我們可以深入地反思“五四”以來、特別是“文革”以來對四書和孔孟之道的誤解和錯誤批判,從而正本清源、撥亂反正,調整國人對於儒家傳統經典的心態和立場,讓我們以平允、溫厚、敬謹、篤實、謙虛、感恩之心,喚起孔子、孟子諸先聖先賢重臨吾國大地,帶來和平、和諧之先機與運會。

 

同時,《孟子》《中庸》中充分展露出為人之道和成德之教,講明《孟子》《中庸》的義理,可以讓同學們參與至天、地、人相參相育的意義流行之境域中去,理解到安頓自己的身心性命所具有的存在論、本體論意義,從而自覺地陶育德性、成就君子人格,從而修身立命、化民成俗。孟子說:“夭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盡心上》)正如郭師所說:“讓我們一起來讀《四書》,‘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通過這一課程,使我們活得更有意義與價值,更有崇高感!”(《〈孟子〉〈中庸〉教學目的、要點、計畫與方法》)。

 

二、《孟子》《中庸》導讀課的教學方法

 

    在《孟子》《中庸》的課程上,郭師不但清晰端明課程的目的和旨趣,同時,本著多年、多方面的教學經驗和體會,他已經有了一套成熟的教學方法,行之有效。當然,本文主要述說郭師給國學班學生講授的《孟子》《中庸》導讀課的方法和要點。

 

    郭師要求上課有上課禮儀。令同學們培養端正、良好的課堂禮儀有助於國學班的同學們能親身去感受傳統文化的教養,同時也生出一份尊師重道之心、博習親師之意,這也是君子成德之一端。因此,每次上課和下課前,全體學生都要求起立,向老師行禮問候(問老師好、謝謝老師),而老師答謝後方可坐下或離席。同時,郭師在課堂、課間,有時也提點一下古代的禮儀,有些與西方社會的禮儀並無不同,可以作為普世性的禮儀。筆者認為這樣的課堂禮是合適和必要的。[9]

 

    在教學方法上,郭師講《孟子》與講《中庸》的方法不盡相同。首先說《孟子》。他要求班上的同學先充分預習準備,在課堂上則按照順序,輪流解讀,每位同學解讀一章。這位同學首先在班上朗讀一遍原文,然後主要翻譯、解釋此章大意,或是辨析原文中一二重要的思想或疑難的詞句。有時候同學們輕輕帶過但其實很重要的內容,老師會略插數語加以強調。同學解釋完之後,必要時郭師會再為評點、補充一下,或對一二重要的內容再加強調,或聯繫傳統文化和歷史以闡明其中的義涵,或切合當下中國社會的情況作出評判與針砭。在一些重要的章節上郭師還要求學生系統思考一些深入的問題,如孟子為什麼要批評當時流行的“生之謂性”之說,其性善論的要旨是什麼,有什麼意義?在人性論上,孟子提供了什麼新的思想?孟子的仁政思想為東亞提供了什麼樣的政治哲學的資源與範式?其歷史影響如何?孟子的修養工夫論與人格理想論的具體內容與當代價值如何?如何理解“萬物皆備於我”,孟子是所謂主觀唯心主義者嗎?如何理解孟子論舜,關於親情與公私的關係?孟子論心、性、天、命之關係如何?上述這些問題都是學界系統深思過、討論過的重要問題,其中有許多是郭老師多年思考、辨析、論爭過的問題,因此需要多加討論、特別講明、注意引導。而郭師在講述、發揮完該章之後,則要求全班同學一起朗讀該章,然後再進入下一章。

 

    《孟子》全書內容豐富,但如果每章都討論、講解,則嫌時間不夠用,因此郭師參照王邦雄、曾昭旭、楊祖漢所著《孟子義理疏解》(鵝湖出版社)一書列出教學要點,主要講解教學要點中所舉的篇章,其餘則只能讓同學們課後研讀。《孟子》教學要點有如下內容。《梁惠王·上》第一章:義利之別;第三章:王道之始;第四章:率獸食人;第五章:仁者無敵;第六章:不嗜殺人者能一之;第七章:保民而王,制民之產,實行推恩。《梁惠王·下》第一章:與民同樂;第三章:交鄰國有道;第四章:樂民之樂,憂民之憂;第五章:發政施仁;第七章:進賢/察舉;第八章:湯武革命;第十章:征伐之道。《公孫丑·上》第二章:養氣(浩然之氣)/知言/持志;乃所願則學孔子也;第三章:王霸之分;第四章:榮與辱,貴德尊士;第六章:不忍之心;第八章:與人為善。《公孫丑·下》第二章:天下有達尊三/尊德樂道;第三章:辭受之道;第五章:官守/言責;第十三章:五百年必有王者興。《滕文公·上》第四章:勞心勞力/用夏變夷;第五章:夷子二本。《滕文公·下》第二章:此之謂大丈夫;第三章:惡不由其道;第六章:一傅眾咻;第九章:力辟楊墨。《離婁·上》第一章:徒法不能以自行;第四章:反求諸己;第八章:滄浪之水;第九章:失其民者失天下;第十章:自暴自棄;第十二章:誠者天之道;第十四章:善戰者服上刑;第十七章:嫂溺援之以手;第十八章:父子之間不責善;第二十六章:無後為大;第二十七章:孝弟通于諸德。《離婁·下》第三章:寇讎何服之有;第十一章:惟義所在;第十二章:赤子之心;第十四章:深造自得;第十八章:有本有源;第十九章:人禽之辨;第二十三章:取與之道;第二十八章:以仁存心,以禮存心,橫逆之來;第二十九章:禹稷顏回同道;第三十章:匡章之過;第三十一章:曾子子思同道。《萬章·上》第四章:以意逆志;第五章:堯舜禪讓;第七章:先知覺後知。《萬章·下》第一章:孔子之謂集大成/金聲玉振;第三章:交友之道;第六章:養君子之道;第七章:見賢人之道;第八章:友尚古人;第九章:貴戚之卿與異姓之卿,君可易位。《告子·上》第一章:性猶杞柳;第二章:性猶湍水;第三章:生之謂性;第四章:仁內義外;第五章:義內義外;第六章:善性,人所固有;第七章:心所同然;第八章:牛山之木;第十章:魚與熊掌;第十一章:求其放心;第十四章:養其大者;第十五章:大體小體;第十六章:天爵人爵;第十七章:貴於己者;第十八章:仁勝不仁;第十九章:仁在乎熟;第二十章:射必志乎彀。《告子·下》第一章:禮與食孰重;第二章:人皆可以為堯舞;第四章:何必曰利;第十五章:生於憂患。《盡心·上》第一章:盡心知性知天;第二章:正命;第三章:求則得之;第四章:萬物皆備於我;第六章:無恥之恥;九章:尊德樂義;第十三章:過化存神;第十四章:善教得民心;第十五章:良知良能,達之天下;第十六章:舜之聞善;第十七章:無為其所不為;第十八章:德慧術知;第十九章:天民大人;第二十章:君子三樂;第二十一章:君子所性;第二十六章:執中無權;第二十七章:饑渴之害;第二十九章:掘井九軔而不及泉;第三十章:欠假不歸;第三十三章:士尚志;第三十五章:樂忘天下;第三十八章:惟聖人可以踐形;第四十二章:以道殉身;第四十五章:親親仁民;第四十六章:親賢急務。《盡心·下》第四章:焉用戰;第六章:若固有之;第十四章:民貴君輕;第十六章:仁者人也;第十七章:去國之道;第二十一章:茅塞其心;第二十四章:性命對揚;第二十五:善信美大聖神;第三十一:充無欲害人之心;第三十四章:說大人則藐之;第三十五章:養心莫善於寡欲;第三十八章:道統傳承。

 

    同時,郭師認為將以上命題、短語、問題的內容分別歸納為四個大的方面:心性論、政治論(仁政學說)、修養論、修身與政治的關係論。教學上把握好這四個方面。筆者覺得,可以分數次在課堂上著重強調孟子思想有這四方面,同時反復講明這四方面的內在關聯性(如心性論與政治論的關係等),以及每一個方面的內在環節(如心性論中心與性的關係等),並滲透在對各篇各章的討論中。如《離婁·上》通篇多集中在對“仁心”與“仁政”的關係的闡發上,從而揭明了孟子心性論是其政治論的基礎,這一點需要反復滲透在對該篇的討論中,讓同學們深曉孟子是用不同側面來展示出心性論的基礎性作用。又如筆者在代郭師講《盡心》上下篇時,郭師要求筆者講清講透孟子心性論的核心,筆者便圍繞牟宗三先生所概括的“仁義內在”、“性由心顯”八字“方針”不斷貫串在對此兩篇的討論中,使得同學們在研讀思考時如有定盤針,無往而不利。通過這些線索和環節的滲透,同學們對《孟子》思想將有一個整體性的理解,而不致於散漫無歸。

 

    其次說《中庸》。《中庸》也是要同學們逐字逐句的訓義弄清楚,並把握好其中的各種思想義涵。不過,郭師在《中庸》討論的設計上與《孟子》不同。他要求全班同學可分為六組,而《中庸》就內容上也分為六個部分,每一組負責解釋、討論一部分。六個組互相比賽,看看哪一組講得最好,這就需要每組成員們相互合作、配合。而每一組在課堂上的展示是這樣的:首先,一位同學負責將《中庸》全文三十三章作出概括,並分別對每章的內容和思想作出精簡的概括;其次,四位同學分別依次解釋、闡發該組所負責部分內容;最後,一位同學概括和評點該組所負責部分的內容和思想。下一組亦復如是。通過這種方式,同學們將能夠對《中庸》的整體思想有所了解。《中庸》是四書中最後的一部,然其義涵則極其圓融深微,一方面需要老師的提點(幾個關鍵性的環節,如性道教三義的關係、誠和誠之的義涵、中庸之道的體與用等,需要詳細討論講明),另一方面則需要同學們自己平時慢慢涵暢玩味,有以默識心融、得其義蘊[10],這是需要向學生交代的地方。

 

    另外,在成績的考核上,因為主要是郭師實施完成,筆者未聞其詳。而在本學期(2011年秋季)的國學班四書導讀課中,郭師在還有新的設計,卽要求博士後與博、碩士生五、六位做助教,每位助教與四、五位本科生組成一個小組,經常聯繫。助教一定要隨堂聽課,助教的任務是:(1)組織小組討論。在他們的帶領下,就《孟子》書中一些關鍵性問題和內容讓組員發表己見、相互辨析、交流切磋;(2)鼓勵、檢查和跟進同學們背書。《孟子》的重點章節都需要助教和同學們熟讀成誦;(3)負責批解、點評組員的小論文(習作),將好的習作推薦到班上點評,同時推薦到課堂上討論的發言者。而對於同學們的要求卽是:(1)每位同學至少在小組發言3次、在課堂發言1次,每次發言不少於10分鐘;(2)整學期要求每位同學寫小論文(習作)三篇,每篇不少於1千字;習作需要以繁體豎排方式手寫,培養同學們識別、書寫繁體字的能力。在對學生的考核方式上,本課程平時考核多次,除背誦、默寫外,主要是小論文寫作、討論課上口頭發表(登記平時成績3次)。期末採用閉卷考試,製作A、B兩套試卷,試題全面考核學生對《孟子》和《中庸》文本的標點、句讀、訓詁知識,特別是文本解釋、分析批導、思想闡發與表達等多方面的能力。上述這些內容,因為筆者沒有跟隨郭師參與進去,所以也未清楚其成效如何、是否達到預期的目的。

 

    通過上述教學方法和對要點的提示、講解,通過互動與討論,國學班學生對所講內容都有較好的理解力與領悟力,能夠消化所學所講內容。而且,在整個學期中,同學們都相當的主動,能夠認眞閱讀《孟子正義》與《四書集注》,在討論講解時能夠將兩書內容相互補充、仔細琢磨。同時,有些同學對音韻訓詁和文史方面的內容較感興趣,便會就相關內容查閱其他文獻,表現出自學自修和學術研究上的潛力。不過,國學班的同學們也或有些不足之處,一些同學在講及義理方面(心、性、命、氣及其關聯等)的時候,其深入理解、領悟、辨析、穿透的能力尚有待加強,這就要求老師在碰到關鍵性的思想的時候,能夠明晰地、整體性地、有興味地展示出個中的義理關聯與環節,並在下一次適當的時候加以重申,從而引導同學們親切深入到思想義理的豐厚、充盈、活潑的境地中去,有以自我薰習陶成。總言之,經過一個學期的《孟子》《中庸》的研習,國學班同學們在經典的研讀能力、自學能力和學術的訓練等方面都有所長進,同時,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學術訓練和學養積累的基礎上,逐漸培養出對於我國傳統文化、傳統經典的認同和敬愛的心意。如果同學們保持、保育這份心意,同時老師們能夠加以適當的引導,便成為一顆心靈的種子,將來適當的時候必能生根發芽、枝繁葉茂。

 

三、其他感想與展望

 

    郭師以及武漢大學國學院老師們多年來,為“四書”導讀課程的教學宗旨、教學方法、教學要點等方面灌注許多的時間與精力,在現在已經形成自己的一套成熟的教學方式和風格。郭師希望老師們能夠在此基礎上,將“四書”及其相關課程繼續下去,有所持守,有所延續,從而為發現培養讀書種子、為人文通識教育在中國大學的發展貢獻一二力量。

 

    在上文,筆者謹就國學班本科生《中庸》《孟子》導讀課的教學作一粗略的交待與匯報。當然,武漢大學哲學學院、國學院以及郭師所講授的四書課程,其對象並不限於國學院本科生,同時也有面對全校的文、理、工、醫科學生的全校通選課,後者當然不會像前者一樣進行較紮實的學術訓練與文獻閱讀訓練,而將一部分方向放在聯繫整個中國文化、聯繫現代生活、明曉並培養修身立人之道上面。

 

    對於中國大學、高等院校推行“四書”課程的必要性、可行性和具體的規劃等問題,因筆者在教學、學識等各方面都缺乏必要的經驗和基礎,因此不敢有所論述,在此謹提出一二不成熟的點滴感想與展望,請各位師長加以批評指正。

 

    首先,可以在中國大學、高等院校中試驗推廣四書教學課程,避免一刀切。文化和教育的事業與其他事業不同,它不是可以經過完成量化的指標就能一步到位的。文化和教育事業乃如花木游魚一樣,需要“栽”、“培”、“養”、“育”。對於文化教育,我們下了很大的精力和時間投入進入,初若不見成效,而其實已經是在無形的沉潛滋長,而將來我們的工作得以造福社會、化民成俗,人們卻又不覺其功之深、效之遠。筆者覺得,這就是文化和教育事業被許多人忽視、同時卻又極為重要不可或缺的原因。而在某種意義上說,傳統經典就是文化教育的源頭所在,它能夠在人類不同的社會生活經驗中給人們以思想的資源和方向,因此更需要我們帶著一份溫厚、誠恪、敬畏、謹慎之心,讓經典的義理源泉得以通達流淌出來,以作為文化與教育之基。因此,四書經典課程的推廣,不能如當下社會的“國學熱”等做法,求快、求速、求多,而應該根據不同的條件、不同的情況,在高等院校逐漸推廣。有些研究型的大學,學生素質好,自學能力強,而該大學師資基礎好,就應該極力推行四書課程的必修課、通選課;有些大學注重學生實際能力的培養,就可以在這些大學中適當推行四書導讀等選修課,在課程內容上則可多將四書經典與生活實際聯繫起來。

 

    其次,在中國四書課程的推廣,需要配合以中國的教育、社會體制上的轉型。如今的大中小學教育體制,都存在著嚴重的問題,分科化、僵硬化、平面化的應試性功利性教育模式完全消弭了學生的思想自由、自學能力、求索志向和自我培養能力。加之當代社會難以遏止的權貴、金錢導向,滲透至校園的每個角落,嚴重扭曲了文化教育的實質和基礎。在這個基礎上推廣四書經典教學,將有一定的困難,其收效也未必理想。因此,在提倡經典教育的同時,我們更需要呼喚體制性的轉型,以作為經典教育推行的厚實土壤。

 

 

附錄一:武漢大學2011-2012学年第一学期國學班專業必修課“四書研讀(下)”思考題

 

1、  孟子為什麼要批評當時流行的“生之謂性”之說,其性善論的要旨是什麼,有什麼意義?

2、  孟子的仁政思想為東亞提供了什麼樣的政治哲學的資源與範式?

3、  孟子的修養工夫論與人格理想論的當代價值。

4、  《中庸》性、道、教的關係。

5、  中庸之難行。

6、  中庸之道的體與用。

7、  五達道、三達德,以修身為本的治國九條大綱

8、“誠”範疇與“誠”是實現中庸的最根本條件,《中庸》如何論“誠”?

9、中庸之道的現代價值與意義。

10、凡與聖的關係(“極高明與道中庸”)。

 

附錄二:武漢大學2011-2012學年第一學期國學班專業必修課“四書研讀(下)”小組、課堂討論的參考題目

 

1.公孫丑上篇知言養氣章:知言、養氣、持志之關係。

2.萬章上篇第3章萬章問曰章與盡心上篇第35章桃應問曰章:如何理解孟子論舜,關於親情與公私的關係,孟子倫理設計的意義。

3.告子上篇前八章:孟子的仁義內在說與性本善論。

4.盡心上篇前四章與第二十一章:孟子論心、性、天、命之關係,以心善言性善。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