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邀请函  

2015-06-20 14:54:21|  分类: 高中同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黄歇中学74届高二(一)班的同学们:

你们好:

问你们好的是黄歇中学74届高二一班组委会。组委会由如下同学组成:

组长:李后辉

副组长:李远虎、许彦昌

组员:张俊纶、杨威、傅敏、常新玲

这些人在中国、在监利也许不是很有名,但在你——亲爱的老同学心目中,是多么亲切、多么耳熟能详的名字。现在在你身边最亲的人是配偶,是子女,是孙儿,但在那一段时光里,在1972年、1973年、1974年上半年,我们才是最亲的人。即使你现在最亲的人也不能穿越时空,和我们一起分享、回忆那段如火如荼的岁月。

我们永远难忘教我们语文的何漱石老师、王永长老师,教我们物理的黎遵光老师,教我们数学的章翠玲老师、潘斐老师、汪首文老师、教我们地理的   老师等等。他们都是好老师,学问值得我们终生学习、人品值得我们终生敬仰。但不要忘记,我们学习的年代,正是文化大革命,革文化的名啊!老师们无可奈何,我们作为学生,十六七岁的孩子当然更是无何奈何。于是开门办学成了我们的重要课程。所谓开门办学,说白了,就是由老师带领到农村参加劳动。你一定还记得土地树,这个刻骨铭心的地名。是的,那是我们定点劳动的地方。每到农忙季节,我们就步行十馀里来到那里,插秧扯草。烈日的阳光炙烤着我们年轻的身体,夏季的清风吹干我们大瓣的汗珠。我们没有一人逃离,更没有一人缺席。这就是这个时代教给我们的守纪、坚韧与忍受。

我们没有学好物理、化学(那时这两门课甚至名称也不敢拥有,叫工基、农基),我们没有学好英语,英语最好的毕文盛同学是同学们嘲笑的对象。我们更没有学好母语、国文。这是我们的终生遗憾。我们整个高中阶段学习的古文,就苏轼的《石钟山记》,柳宗元的《捕蛇者说》,荀子的《劝学篇》等,而且《劝学篇》还被阉割掉了一半。四书五经我们不知为何物,张爱玲、周作人、老舍、钱钟书等我们不知道为何人。八个样板戏、颠来倒去的三战是我们能看到的文艺作品,红语录加上鲁迅与浩然是我们能读到的课外读物。在我们无限渴求知识的时代,而时代给予我们的是何等贫乏!何漱石老师的名字,是一个多么高雅的词汇,漱石枕流,表示文人隐居的清趣,但我们那时没有一人知道。甚至没有一人想过其中的含义。

我们失去了很多,耽误了很多,但那是时代的过错,与我们敬爱的老师无关,与我们每一个人无关。时代是一艘大船,我们只是乘客;时代是浩瀚的大海,我们只是海面上漂浮的一片叶子。但我们毕竟走过来了。我们各自以自己筋骨与努力,以自己坚韧与顽强,终于化蛹成蝶,完成了我们人生的蜕变。我们孝敬父母,让他们老有所养,死有所葬;我们培养子女,让他们读书成家,前程锦绣;我们含饴弄孙,寸步不离,让他们健康无忧的成长。我们从儿女之身,摇身而变为父母之身,变为祖父母之身。我们大都是花甲或是接近花甲之人了,我们两鬓已经染霜,我们的牙齿已经开始松落,上班的已经退休在家,种田的已经辍耕之垄上。

黄歇中学74届高二一班组委会呼唤你,亲爱的同学,暂时丢开身边的忙碌,以及滔滔不尽的琐事与烦恼,来参加四十一年后的同学聚会吧。来一起回忆我们同学的时光,来一起倾述我们的这样或那样的忧伤,畅谈我们快乐而短暂的人生吧。人生是一件华美的袍子,上面布满了虱子。就谈一谈你捉虱子的感受。来看看老师老同学啊,来看看我们四十一年前的老照片啊。你还敢相认你自己吗?不要笑啊,不要哭啊。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