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生活老师(一)  

2015-07-29 08:08: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中除了教书的老师,还有一批寝管人员,人们把这批寝管人员不叫寝管,叫生活老师。对面过身打招呼的时候,谁也不好意思喊生活老师,那太别扭,也显得不够尊重,就直接喊老师。久而久之,喊者与被喊者也就习惯了。

但这批寝管人员与老师还是也区别的。首先是他们的服饰,并没有教书老师那么净爽规正,其次是他们并不像教书老师那么昂首挺胸走路,他们的身姿一般有点伛偻,都是从岗位退下来的老同志,年纪都过了五十五岁,这一点其实也是正常的。还有更重要一点,他们喜欢围绕成一个小圈子聊天,一聊就是半个小时,或是更长时间。反正有的是时间,也没有老婆在旁边碍手碍脚,他们畅怀得很呢。

他们聊的内容五花八门。美国竞选总统,伊拉克炸死了人,江西的又一个大官被双规了,都是他们所聊的对象。但更多的是身边的花边新闻,李大狗子的老婆偷人,杨二姐跟湖南的瓦匠师傅跑了,吕主席光天化日之下玩桥子,借饭局之名摸下属的奶子,这些鸡零狗碎的男女情事,永远在中国茶馀饭后里闪耀光华。

领头聊的生活老师姓姜,大伙叫他老姜,是一位五短身材的男子,方阔的脸盘子,远看是黧黑的,近看才发现于黧黑中泛出酱红色,有如一钵陈年的老酱。他的两只眼皮耷拉着,总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但他的声音却一句一顿,非常洪亮,能使快要入睡的人突然精神振奋。有一天他是这样开头的:

那时候,吃猪肉不知有好难。那时候,整个姜王管理区就一个肉案子,肉案子的肉是从十五里外的一个屠宰场里来的。肉案子天一亮就要开门,屠宰场天不亮就要开始送肉。那时候,跄黑走十五里路不容易,尤其是刮风下雨,吹雪绞凌,就更不容易了。屠宰场就请了一个哈性送肉。这个哈性叫谢憨巴。每一停顿的时候,他喜欢说一句“那时候”或者“他个狗子的”。

哪有叫这样名字的人呢?老瞿问道。老瞿的个子很高大。

你听他讲唦。老陈、老黄、老潘、老孙连忙阻挡老瞿。他们知道老姜的后面有故事。

老姜的故事没有停顿。

他从小就是一个哈性,大家就喊他谢憨巴,谢憨巴就是他的名字。他个狗子的,穿的衣服像酱巴,上面的鼻涕壳子照得起人影子。他用两只箩筐挑肉,足足有一百五十斤重,挑一会换一次肩,嚇嗤嚇嗤的,口里冒好长的热气。

就在老瞿又要问的当口,他说:

那时候,谢憨巴手里偷偷藏一把刀,杀猪刀,明晶亮晃的。

老陈、老黄、老潘、老孙睁大了眼睛。

他要干什么?老瞿问。

你说谢憨巴是哈性憨巴,他不憨呢。他半路上停下挑子,在麻田里,或是黑树林里,见前后无人,他个狗子的,就开始偷肉,从整块的猪肉脊背上割取一长条,薄薄的一长条,不到一斤的样子,都是肥肉哇,谁也看不出来。复秤的人也看不出来嘛。蚀这么斤把肉,再正常不过。热肉和冷肉之间,总会有些差别的。谢憨巴就靠这点小聪明,日子过的相当滋润呢。

我们那里也有一个憨巴。

老瞿还刚刚开口,老姜又接着说:

谢憨巴回来的时候,把藏在裤裆里的肉用荷叶或是报纸包好放到箩筐里,又在野田偷一些白菜、萝卜,兴冲冲的挑回家。有时候,他会送一些肉和萝卜给刘寡妇。刘寡妇住在屠宰场的旁边,瘦得脱形,一蚌果子端得起,带两个伢儿,鼻涕吊到口丫里,一年上天难得闻一回肉腥气。后来,他个狗子的,和刘寡妇......

还没有讲完,就见老陈一溜烟跑了。老姜朝后面望了望,也停止了故事。

原来是朱队长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