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遊滕王閣記  

2015-09-26 04:38:0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識者曰:登滕王閣,當選九月,蓋王子安之所寫,皆三秋之景色也。時維九月,序屬三秋,余與鄧君勞勞之南昌,平明,即陟閣之上。非子安之閣久矣,然築閣廢址之上,亦聊勝於無者。新閣七層,畫棟流丹,下臨贛江,即子安所稱無地者也。舉目眺之,子安所見之鶴汀鳧渚、秋水長天,仍歷歷在目。余與鄧君大喜,以為思古之幽情在焉。

然有大謬不然者。秋枯水縮,水縮而汀渚見,汀渚之細砂,經春夏之浪淘,已粒粒晶瑩如剔矣。本為滕王閣之遠景,足以怡快心目,而竟見斲砂者。遙望遠渚,舸艦迷津,而舸艦之上,伸一袤臂,有爪如巨勺,正大勺其砂。余不忍視,謂鄧君曰:此汀此渚,曾入子安之筆,故非它汀它渚矣,今斲砂其上,製作瘡痍,是焚琴而煮鶴也。鄧君曰:今商賈欲得利,道可摧之,宅可摧之,數百年之古物可摧之,況此無主之汀渚乎?

余收遠目,俯視閣底之秋水。其色雖不能與長天京,而稍遜之,亦足慰藉人心。余方假之而誦漁舟唱晚、雁陣驚寒之句,忽見閣左之橋下,一墨流隱汩而出,初如線,如繩,如柱,如周道,寖如一碩偉無朋之鱉,張牙爪於閣水之下。鱉之與水,始分涇渭,未幾,風吹浪搖,則終融為一體。至此,秋水固不能共長天一色,亦不能共雲天一色矣。李賀所云壓城黑雲之色,庶幾近之。

遊閣者一曰:南昌當道之所為,屬偷輸污穢,是違環保法之罪罟也。或曰:溥天之水,莫非一污,世之為污者不寡矣,而子獨責之南昌,不亦惑乎?一曰:有此明目張膽者乎?或曰:子言南昌未如胠篋探囊發匱者斲隧而輸之者耶?隧之與河,所輸者一也,而河之價較之隧廉,撙節工本,何樂而不為河也。一大笑,或亦大笑,群皆附和而嗢噱之。余與鄧君欲言,而終默默未置一言。無心遊閣,怏怏而下,速回莫泰驛草是記。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