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讀史一得  

2017-08-03 06:47: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讀《宋史朱熹傳》,廢書而歎。其疏上慷慨激烈,廣言朝政之利病;議論橫闔,多訾群臣之卑私。且謂上云:“莫大之禍,必至之憂,近在朝夕,而陛下獨未知之。”上覽之大怒曰:“是以我為亡也。”亡者,亡國之君也。余讀至此,手心為汗。若一二近習之臣,媒孽其短,密行蠱惑,朱熹危矣。而熹幸生于宋,宋生失職之臣,然亦不少諍諫之士。疏上未久,金陵守陳俊卿過闕入見。上問何事?對曰:“欲薦朱熹也。”上未語。居無何,宰相趙雄復言于上曰:“士之好名,陛下疾之愈甚,則人之譽之愈眾。無乃適所以高之,不若因其長而用之。彼漸當事任,能否自見矣。”陳俊卿薦之在前,趙雄言之在後,是上之聽聰未蔽欺也,故上以為然,除熹提舉江西常平茶鹽公事。余讀至此,囅然而笑,彈冠而喜。天生朱熹,人得而擠排之、訾毀之;天生朱熹,人得而引援之、擢置之,則其局面,不啻天壤。世有朱熹,乃天生地造人設之功,其一之力,豈可忽忽也哉!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