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舉孔孟大纛,弘揚國學精粹

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日志

 
 
 
 

我的姑父张俊纶  

2018-02-03 07:52: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是我舅侄女余宛靜所寫散文,發表于客嵗七月《東莞日報》。此子聰慧異常,嘗隨我學《詩經》及古文,今讀高三,考績報最。過今夏之闈,當為名校之生,吾所望也。

我的姑父张俊纶
余宛静 来源:东莞时间网

    我的弟弟叫余乃驹,意思就是我是一匹千里马。我呢,叫余宛静,意思是我好像安静的古代淑女。两个名字人家都说取得好,都是我的姑父张俊纶取的。

    我在这里直呼其名是大不恭的。姑父字如水,号荆南楝翁。姑父对我说过,晚辈是不能直呼长辈名字的。姑父是一位作家、史学家,作品很多,最拿手的还是写文言文。他写了一百多篇游记。在我们看来很不起眼的景物,在姑父笔下却是那么美。比如一中爱心亭,看上去很普通,也有些破败了,姑父却写得文趣盎然:“观亭宜秋,天远云淡,风日清美,去三四丈之遥,顾而观之,则见一亭翼然,挺生于碧柳青荷之间,颇见古亭之韵。”我曾与同学边读姑父的文章边看亭子,又觉得写得实在像,一中亭子就是那样的,真神了。

    姑父写的一篇现代散文《父亲》,曾经被选作高考阅读文,在我们小县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曾把《父亲》读给我和妹妹听,读着读着他竟大哭起来。姑父六岁丧父,他的文章记录了父亲生前的几个片段,纯白描,动人肺腑。我问姑父后来为什么不写白话,改写文言文了。姑父说:“文言文是我们民族的雅言,也是我们民族的根和灵魂,遗憾的是新文化运动以后,文言文日落西山,一蹶不振,能写文言文的人越来越少,几乎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写白话的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无所谓,但文言文就不是这样了。”出于挽救文言文的目的,姑父丢开了他钟情的白话散文,开始写文言文。现在各种杂志铺天盖地,但却没有一本杂志发表文言文,于是姑父就创办了一本文言正体版杂志。姑父曾在报社工作,办报办刊正是他的专长。

    办了杂志还不算。为了推广文言文写作,姑父以六十岁的高龄到武汉大方学校教经典,教文言文写作。姑父没有教学经历,普通话也不是十分标准,但有满腹才华,有认真负责的精神。姑父平常说话很随意,但一走上讲台,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声音洪亮,举止高雅,好词好句源源而出,优美的古文跨越千年,讲着现代话,和学生们零距离接触。学生们在轻松的气氛中,领会了意思,学会了古文。

    学校里还开办了文言文写作兴趣班。不到一年,孩子们就能写格律诗了,能写文言文游记和人物传纪了。姑父把这些诗文发在公众号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要知道,这些作者都还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呢!

    我读的是文科,姑父反复告诫我:“宛静,进入大学后一定要学好文言文啊。”我问如今文言文还有用武之地吗?他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不说别的,修史就要文言文啊。一代的史事浩如烟海,用白话怎么记?因为文言文有精洁简雅、以一当十之功。”他说:“在我有生之年,能读到你们用文言文所作的《清史》,当是我最高兴的一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